爱下棋论坛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查看: 9688|回复: 1020

广州棋坛六十年史

[复制链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4 06:00:37 |显示全部楼层




出版说明
    广州是中国象棋活动中心之一,六十年来名手辈出,对棋艺发展各有贡献。本书以历史上的精彩对局为蓝本,记叙棋坛逸事,衬托出各场激战。读者不但可以从对局记录中欣赏妙着联珠.提高棋艺水平,还可从动人的故事中了解华南棋艺的发展,领略其趣味。
    本书将陆续分册印行。第一册叙述本世纪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的广州棋坛活动。包括旧社会棋人在下层社会中的崛
起,著名棋手“棋王七”、“粤东三风”、“五虎将x!一以至“苏家四将”等独特棋风的形成。对他们各自的绝招,以及“当头炮”与“单提马”等开局方法的历史性争锋,书中都有棋局介绍和中肯的评述。
    本书在一九八一年起由香港上海书局分册出版单行本,反响热烈。编著者在广州版中作过小量补充修改,由广东人
民出版社列入“《风采》丛书”印行。序一《广州棋坛六十年史》过去三十年来所出版的象棋刊物,有如恒河沙数。差不多所有的刊物,内容上都是对棋艺的钻研,开局,中局,残局或实战对局的研究。但绝少有记载棋坛历史的刊物出版。偶有一两本,亦仅属作者本身的见闻及经历(例如苏天雄的《五十年棋坛见闻录》,黎子健的《棋坛秘奥录》,而对整个地区的象棋活动,却未能提供全面性的报道。本书作者褚石与徐骥两君,花尽了心血,向象棋界各前贤或其后人搜罗和汇集了自二十年代迄今的珍贵历史资料,以及当时叱咤风云的棋手对局记录,加以有系统的编纂及精简的注述,终于写成这部有史实价值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本书的特点是以当时得令的棋手对局为蓝本,衬托出当时棋坛上的活动及每一场轰动的大战,使读者无需阅读冗长的文字,即可想像各个时期棋坛大战的现场,并可细赏当时名手的高超棋艺。本书第一集,对二十及三十年代广州棋坛“粤东三凤”、“四大天王”的崛起,“五虎将”、“苏家四将”、“十八罗汉”的涌现,作为祥尽的叙述;对他们有名的对局作了关翔实的介绍,并对他们在对弈中的神态作了栩栩如生如生的描写。本书虽然集中记载广州棋坛的史实,但战前广州已足以作为整个华南地区象棋活动的中心,香港棋坛只有在周德裕时代始可与广州稍相抗衡,况且周毕竟为挟技南下的华东人士,他的棋艺难以代表香港土产棋艺。因此本书亦可视作反映整个华南地区棋艺发展面观的史书。褚石君现居香港,与笔者“棋”味相投而纳交。站在象棋运动倡导者之一的立场,笔者对这本《广州棋坛六十年史》一书非常欣赏,期见洛阳纸贵,每位象棋艺术爱好者将必人手一册,并视之为华南棋坛活动的“字典”。香港国弈会理事长 梁利成 一九八0年十一月。二,广州棋风鼎盛,举世无双;每逢重大棋赛,文化公园设置多座大棋盘,人潮汹涌满溢,现场观众,何止万人?加上其他场所及在家收听广播的观众,可谓几乎举城若狂!国内其他大城市,盛况终难比拟;即使国外各种世界性棋类比赛,热闹情况亦如小巫见大巫。加上国手辈出,承先启后划时代性棋艺大宗师,首位全国冠军杨官璘先生,亦在广州产生,“象棋城”美誉“绝非浪得。木有根,水有源。“象棋城”之成长,固有赖于社会贤达之士扶掖,而历代棋人之艰苦钻研,惨淡展拓,开辟了现代棋艺进步之路,奠定了广大群众之基,其功绩尤不可没。褚石、徐骥
二位先生,网罗无数有关“象棋坛”史料秘谱轶闻,剪裁熔炼,合著成空前臣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其中记载翔实,论断精辟,名局妙趣横生。名手奇行轶事异彩纷呈,而行文运笔,亦不愧为棋坛太史公也。象棋爱好者可作棋谱棋话读;文化民俗学者可作为史籍读;而一般人士亦无妨作秘闻妙文读也。褚先生昔在广州致力棋运,棋艺研究社之函授课程风行海内外,可谓桃李满天下;今来香港,亦继续致力于棋艺函授及棋评棋史著作,嘉惠后学。笔者忆少年时参赛获广州甲组冠军,并与全盛时代之杨官璘先生楸枰切磋,正值褚先生主持赛务;匆匆逾二十载,世事几许沧桑;今生笔者又幸获香港象棋比赛冠军,并代表香港,与重振雄风、在全国分组赛中高踞绩分首座之杨官璘先生再度相切磋,竟又幸值褚先生来港,临场观战打气,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也。广州与香港,传统上关系密切,是一对妹妹名城,不仅棋艺交流一项也。中间偶经人事阻隔,今又重新密切交流。《广州棋坛六十年史》在香港出版,正如穗港棋手切磋,预兆未来两地亲切友好共同进步也。

李旭英 一九八0年九月七日于香港

三 三凤四王威已振,杨陈并起日中天;羊城名将知多少,细说棋坛六十年。“雕早技,千古亦才难。”这是王国维论词的名句,移之论棋,似亦未尝不可。棋虽“小道”,易学难精,,此所以宋代诗人刘克庄的《象弈》诗有云:“小艺无难精,,上智有未解”也。中国象棋源远流长(有史可考的唐代“宝应象棋”已具现代中国象棋雏型),上至公卿大夫,下至贩夫走卒,喜欢下象棋的不计其数,可以说是最普遍的民间娱乐。但时至今日,仍未见有一本完整的《中国象棋史》出现,思之能不令人兴叹?往史难稽,近史易考,那就不如先写近代的中国象棋吧。甚至范围还可以缩小一些,分地区、有重点来写。作为一个象棋爱好者,这是我的一点不成熟的意见。令我欣喜的是,这个工作已经有人做了。这人工作的成果就是褚石徐骥编著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广州夙有“象棋城”之称,依我个人看法,从三十年代左右开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论棋风之盛,棋人之多,都是广州首屈一指。(直到现在,也只有上海能与广州抗衡。但我还是比较看高广州一线。)写中国近代的象棋史,用广州来作重点,我认为是非常恰当的。五十年代中期,我曾在写《大公报》的《三剑楼随笔》专栏中写过一篇《纵谈南北棋坛》的文字,提出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近代棋坛的盛衰,似乎是由北而南。清末民初,北京执全国棋坛牛耳,当时耿四、叶低度并称国手,至孟文宣一出,更是声光灿然。其后扬州好手纷出,先有王浩然,张锦荣、周焕文(周德裕之父,一九一二年即以擅用当头炮视华东棋坛);后有周德裕、窦国柱、朱剑秋,可称先后三雄。又稍后广州崛起“华南四大天王”(黄松轩、卢辉、冯敬如、李庆全),声威赫赫,各有专长,黄的中炮夹马、冯的单提马,卢的五七炮,李的屏风马都是一时绝技。再加上“棋仙”钟珍(陈松顺之师)和曾展鸿(曾益谦之父)等人,棋风之盛,已有凌驾扬州之势了。(按:黄松轩、钟珍、曾展鸿又合称“粤东三凤”,本文开场诗的“三凤”、“四王”

即指他们。)到了五十年代,杨(官璘)、陈(松顺)并起。广州在棋坛上的声威之盛,更是有如日在中天。五十年代以后,蔡福如、吕钦(今年全国赛曾打败胡荣华)新秀辈出,象棋城的声誉,迄今未见稍衰!但我说的只是一个梗概,欲知其详,那就非得阅读徐骥、褚石编著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不可了。本书的第一个特色,就是这个“详”,字。说到史料的丰富,在我看过的象棋书籍中,这部书称得上前无古人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它不但介绍了广州第一流棋手,如“四大天王”,“粤东三凤”等人的出身经历、成名佳话以及他们有名的对局等等,而且还介绍了“足以上榜”的次一等高手,让读者对广州的棋坛全貌有更深认识。如“五虎将”(赵坤、刘寿彭、陈境堂、赵培、黄志)、“苏家四将”(苏兆南、苏天雄、苏秀泉、苏钧林)、“十八罗汉”(黄汉、龙庆云、保玉书、何鲁荫等人),书中均有介绍。不但如此,本书还旁及海外其他棋坛,如越南、星马、澳门等地棋坛的情况,重点叙述了国内棋手(以广州棋手为主)和海

外棋手作棋艺交流的许多有趣故事。例如钟珍获得“安南棋仙”称号的由来,谢侠逊下南洋与星洲籍棋手陈粤樵棋战、“笔者”的趣事等等。这些资料,据我所知,他们是参考了旅居越南的华人棋手李文雄所撰的《越南棋坛沿革史》和新加坡棋会出版的《新加坡棋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特刊》的。由此也可见他们搜集史料之勤。中国的象棋刊物,谈及海外棋坛的不多,这也应该算得是本书的又一特色吧。第三个特色是文字生动,趣味性故事都很强,对每一个大战役的来龙去脉,鏖兵经过,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例如写到“东南大战”,从一九三0年周德裕、林弈仙南下香港开始,到李善卿广州请将,终于促成华东、华南的四大高手之战止(华南的两名代表为冯敬如、李庆全。黄松轩因母丧未能参加)。写得如火如荼,各人的神态,也跃然纸上,令读者好象看“演义”一般。试看作者怎样写冯敬如登台的神态吧:“开赛的晚上,四位选择手都身穿长衫登台,广州选手李庆全、冯敬如的风度颇使人刮目相看,特别是这位泽叔,和从前蹲在广州城隍庙摆开棋档候教的局促神态迥然不同。尺蠖之屈也有挺然而伸的时候,江湖棋人泽叔在这个大赛中遂成为群众瞩目的大将!”冯敬如原名冯泽,一贯被人称呼为“烟屎泽”。香港知道他的人很多,读之当忍俊不禁吧。有来龙还有去脉,“东南大战”由于黄松轩因病未能参加,其后又引出黄周大战之事,本书也是写得非常生动有趣的。听作者说,他们准备一直写到一九八0年的广州棋坛的,但为了便利于出版的关系,现在这部《广州棋坛六十年》大概只写了三分之一左右(从一九一五年至一九月三五年两名华东象棋名手罗天扬、方绍钦南征广东止)。我以一个象棋爱好者的身分,希望他们能够完成“臣著”,陆续出版。梁羽生 一九八0年十一月

    广州在近六、七十年间成为象棋活动的名城。许多杰出的前辈,如黄松轩、冯敬如、曾展鸿等,造诣很高,扶掖新进不遗余力。他们与历次访问广州的各地名手广泛地进行了棋艺交流,对于促进广州棋艺发展贡献很大。今天人们都知有“粤东三风”、“四王”、“五虎将”,他们的功绩是值得称道的。建国以来,棋艺纳入了体育运动项目,棋手受到国家的培养,全国各地的象棋竞技水平普遍提高,人才日益增多。广州方面一贯保持着优异成绩,是全国象棋运动的一面旗帜。《广州棋坛六十年》一书,有条理地记述了建国前后的广州象棋活动,阐明了继承和发展的历史源,我们认为是可取的。
    一九三一年的全省象棋比赛,获得名次的有二十三人,黄松轩、卢辉、冯敬如、李庆全进入前四名。在那前后,广州棋手的竞赛活动十分频繁,一九三O年“东南象棋大比赛”,一九三四年“省港澳象棋比赛”,一九三六年“省港澳埠际象棋比赛,,,一九四九年“第二届省港澳埠际象棋赛”,都是建国前广州棋坛的重大活动。国内各地名手如周德裕、林弈仙、罗夭扬、方绍钦、吴松亭、谢侠逊、董文渊等先后访问广州,对广州棋坛的影响也是很深远的。六十年史以较大的篇幅记述了这一系列活动,并选录了重要的对局,从而反映了广州棋坛的历史面貌。作者特别援引了曾展鸿、石光瑛、黄际遇等先生的棋评,他们的评语无疑是很有分量的,能使本书显出它的特色。
    建国后广州棋坛空前活跃,国手辈出,本书对此作了翔实的纪录,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广州棋坛与港、澳的关系一向是很密切的,建国后,穗、港、澳之间进行了多次比赛活动,这种活动今后还将加强。六十年史反映了三十年代在香港成立的华南象棋会,是穗、港棋人的联合组织。我们觉得那时能有这样的组织,成为一条联系棋人感情的纽带,是应当珍惜的。我们希望在这种传统上,促进穗、港、澳棋人的紧密联系,共同推进象棋运动的开展。我们这个愿望,愿大家一起来实现吧!
                                            卢辉
                                          黄鉴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请使用中文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4 06:01:29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棋坛六十年史第一集 诸石 徐骥 编著 出版说明 广州是中国象棋活动中心之一,六十年来名手辈出,对棋艺发展各有贡献。本书以历史上的精彩对局为蓝本,记叙棋坛逸事,衬托出各场激战。读者不但可以从对局记录中欣赏妙着联珠.提高棋艺水平,还可从动人的故事中了解华南棋艺的发展,领略其趣味。 本书将陆续分册印行。第一册叙述本世纪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的广州棋坛活动。包括旧社会棋人在下层社会中的崛起,著名棋手“棋王七”、“粤东三风”、“五虎将”.......以至 “苏家四将”等独特棋风的形成。对他们各自的绝招,以及 “当头炮”与“单提马”等开局方法的历史性争锋,书中都有棋局介绍和中肯的评述。 本书在一九八一年起由香港上海书局分册出版单行本,反响热烈。编著者在广州版中作过小量补充修改,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列入“《风采》丛书”印行。序一《广州棋坛六十年史》过去三十年来所出版的象棋刊物,有如恒河沙数。差不多所有的刊物,内容上都是对棋艺的钻研,开局,中局,残局或实战对局的研究。但绝少有记载棋坛历史的刊物出版。偶有一两本,亦仅属作者本身的见闻及经历(例如苏天雄的《五十年棋坛见闻录》,黎子健的《棋坛秘奥录》,而对整个地区的象棋活动,却未能提供全面性的报道。本书作者褚石与徐骥两君,花尽了心血,向象棋界各前贤或其后人搜罗和汇集了自二十年代迄今的珍贵历史资料,以及当时叱咤风云的棋手对局记录,加以有系统的编纂及精简的注述,终于写成这部有史实价值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本书的特点是以当时得令的棋手对局为蓝本,衬托出当时棋坛上的活动及每一场轰动的大战,使读者无需阅读冗长的文字,即可想像各个时期棋坛大战的现场,并可细赏当时名手的高超棋艺。本书第一集,对二十及三十年代广州棋坛“粤东三凤”、“四大天王”的崛起,“五虎将”、“苏家四将”、“十八罗汉”的涌现,作为祥尽的叙述;对他们有名的对局作了关翔实的介绍,并对他们在对弈中的神态作了栩栩如生如生的描写。本书虽然集中记载广州棋坛的史实,但战前广州已足以作为整个华南地区象棋活动的中心,香港棋坛只有在周德裕时代始可与广州稍相抗衡,况且周毕竟为挟技南下的华东人士,他的棋艺难以代表香港土产棋艺。因此本书亦可视作反映整个华南地区棋艺发展面观的史书。褚石君现居香港,与笔者“棋”味相投而纳交。站在象棋运动倡导者之一的立场,笔者对这本《广州棋坛六十年史》一书非常欣赏,期见洛阳纸贵,每位象棋艺术爱好者将必人手一册,并视之为华南棋坛活动的“字典”。香港国弈会理事长 梁利成 一九八0年十一月。二,广州棋风鼎盛,举世无双;每逢重大棋赛,文化公园设置多座大棋盘,人潮汹涌满溢,现场观众,何止万人?加上其他场所及在家收听广播的观众,可谓几乎举城若狂!国内其他大城市,盛况终难比拟;即使国外各种世界性棋类比赛,热闹情况亦如小巫见大巫。加上国手辈出,承先启后划时代性棋艺大宗师,首位全国冠军杨官璘先生,亦在广州产生,“象棋城”美誉“绝非浪得。木有根,水有源。“象棋城”之成长,固有赖于社会贤达之士扶掖,而历代棋人之艰苦钻研,惨淡展拓,开辟了现代棋艺进步之路,奠定了广大群众之基,其功绩尤不可没。褚石、徐骥二位先生,网罗无数有关“象棋坛”史料秘谱轶闻,剪裁熔炼,合著成空前臣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其中记载翔实,论断精辟,名局妙趣横生。名手奇行轶事异彩纷呈,而行文运笔,亦不愧为棋坛太史公也。象棋爱好者可作棋谱棋话读;文化民俗学者可作为史籍读;而一般人士亦无妨作秘闻妙文读也。褚先生昔在广州致力棋运,棋艺研究社之函授课程风行海内外,可谓桃李满天下;今来香港,亦继续致力于棋艺函授及棋评棋史著作,嘉惠后学。笔者忆少年时参赛获广州甲组冠军,并与全盛时代之杨官璘先生楸枰切磋,正值褚先生主持赛务;匆匆逾二十载,世事几许沧桑;今生笔者又幸获香港象棋比赛冠军,并代表香港,与重振雄风、在全国分组赛中高踞绩分首座之杨官璘先生再度相切磋,竟又幸值褚先生来港,临场观战打气,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也。广州与香港,传统上关系密切,是一对妹妹名城,不仅棋艺交流一项也。中间偶经人事阻隔,今又重新密切交流。《广州棋坛六十年史》在香港出版,正如穗港棋手切磋,预兆未来两地亲切友好共同进步也。李旭英 一九八0年九月七日于香港三 三凤四王威已振,杨陈并起日中天;羊城名将知多少,细说棋坛六十年。“雕早技,千古亦才难。”这是王国维论词的名句,移之论棋,似亦未尝不可。棋虽“小道”,易学难精,,此所以宋代诗人刘克庄的《象弈》诗有云:“小艺无难精,,上智有未解”也。中国象棋源远流长(有史可考的唐代“宝应象棋”已具现代中国象棋雏型),上至公卿大夫,下至贩夫走卒,喜欢下象棋的不计其数,可以说是最普遍的民间娱乐。但时至今日,仍未见有一本完整的《中国象棋史》出现,思之能不令人兴叹?往史难稽,近史易考,那就不如先写近代的中国象棋吧。甚至范围还可以缩小一些,分地区、有重点来写。作为一个象棋爱好者,这是我的一点不成熟的意见。令我欣喜的是,这个工作已经有人做了。这人工作的成果就是褚石徐骥编著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广州夙有“象棋城”之称,依我个人看法,从三十年代左右开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论棋风之盛,棋人之多,都是广州首屈一指。(直到现在,也只有上海能与广州抗衡。但我还是比较看高广州一线。)写中国近代的象棋史,用广州来作重点,我认为是非常恰当的。五十年代中期,我曾在写《大公报》的《三剑楼随笔》专栏中写过一篇《纵谈南北棋坛》的文字,提出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近代棋坛的盛衰,似乎是由北而南。清末民初,北京执全国棋坛牛耳,当时耿四、叶低度并称国手,至孟文宣一出,更是声光灿然。其后扬州好手纷出,先有王浩然,张锦荣、周焕文(周德裕之父,一九一二年即以擅用当头炮视华东棋坛);后有周德裕、窦国柱、朱剑秋,可称先后三雄。又稍后广州崛起“华南四大天王”(黄松轩、卢辉、冯敬如、李庆全),声威赫赫,各有专长,黄的中炮夹马、冯的单提马,卢的五七炮,李的屏风马都是一时绝技。再加上“棋仙”钟珍(陈松顺之师)和曾展鸿(曾益谦之父)等人,棋风之盛,已有凌驾扬州之势了。(按:黄松轩、钟珍、曾展鸿又合称“粤东三凤”,本文开场诗的“三凤”、“四王” 即指他们。)到了五十年代,杨(官璘)、陈(松顺)并起。广州在棋坛上的声威之盛,更是有如日在中天。五十年代以后,蔡福如、吕钦(今年全国赛曾打败胡荣华)新秀辈出,象棋城的声誉,迄今未见稍衰!但我说的只是一个梗概,欲知其详,那就非得阅读徐骥、褚石编著的《广州棋坛六十年史》不可了。本书的第一个特色,就是这个“详”,字。说到史料的丰富,在我看过的象棋书籍中,这部书称得上前无古人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它不但介绍了广州第一流棋手,如“四大天王”,“粤东三凤”等人的出身经历、成名佳话以及他们有名的对局等等,而且还介绍了“足以上榜”的次一等高手,让读者对广州的棋坛全貌有更深认识。如“五虎将”(赵坤、刘寿彭、陈境堂、赵培、黄志)、“苏家四将”(苏兆南、苏天雄、苏秀泉、苏钧林)、“十八罗汉”(黄汉、龙庆云、保玉书、何鲁荫等人),书中均有介绍。不但如此,本书还旁及海外其他棋坛,如越南、星马、澳门等地棋坛的情况,重点叙述了国内棋手(以广州棋手为主)和海外棋手作棋艺交流的许多有趣故事。例如钟珍获得“安南棋仙”称号的由来,谢侠逊下南洋与星洲籍棋手陈粤樵棋战、“笔者”的趣事等等。这些资料,据我所知,他们是参考了旅居越南的华人棋手李文雄所撰的《越南棋坛沿革史》和新加坡棋会出版的《新加坡棋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特刊》的。由此也可见他们搜集史料之勤。中国的象棋刊物,谈及海外棋坛的不多,这也应该算得是本书的又一特色吧。第三个特色是文字生动,趣味性故事都很强,对每一个大战役的来龙去脉,鏖兵经过,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例如写到“东南大战”,从一九三0年周德裕、林弈仙南下香港开始,到李善卿广州请将,终于促成华东、华南的四大高手之战止(华南的两名代表为冯敬如、李庆全。黄松轩因母丧未能参加)。写得如火如荼,各人的神态,也跃然纸上,令读者好象看“演义”一般。试看作者怎样写冯敬如登台的神态吧:“开赛的晚上,四位选择手都身穿长衫登台,广州选手李庆全、冯敬如的风度颇使人刮目相看,特别是这位泽叔,和从前蹲在广州城隍庙摆开棋档候教的局促神态迥然不同。尺蠖之屈也有挺然而伸的时候,江湖棋人泽叔在这个大赛中遂成为群众瞩目的大将!”冯敬如原名冯泽,一贯被人称呼为“烟屎泽”。香港知道他的人很多,读之当忍俊不禁吧。有来龙还有去脉,“东南大战”由于黄松轩因病未能参加,其后又引出黄周大战之事,本书也是写得非常生动有趣的。听作者说,他们准备一直写到一九八0年的广州棋坛的,但为了便利于出版的关系,现在这部《广州棋坛六十年》大概只写了三分之一左右(从一九一五年至一九月三五年两名华东象棋名手罗天扬、方绍钦南征广东止)。我以一个象棋爱好者的身分,希望他们能够完成“臣著”,陆续出版。梁羽生 一九八0年十一月 广州在近六、七十年间成为象棋活动的名城。许多杰出的前辈,如黄松轩、冯敬如、曾展鸿等,造诣很高,扶掖新进不遗余力。他们与历次访问广州的各地名手广泛地进行了棋艺交流,对于促进广州棋艺发展贡献很大。今天人们都知有“粤东三风”、“四大天王”、“五虎将”,他们的功绩是值得称道的。建国以来,棋艺纳入了体育运动项目,棋手受到国家的培养,全国各地的象棋竞技水平普遍提高,人才日益增多。广州方面一贯保持着优异成绩,是全国象棋运动的一面旗帜。《广州棋坛六十年》一书,有条理地记述了建国前后的广州象棋活动,阐明了继承和发展的历史渊源,我们认为是可取的。 一九三一年的全省象棋比赛,获得名次的有二十三人,黄松轩、卢辉、冯敬如、李庆全进入前四名。在那前后,广州棋手的竞赛活动十分频繁,一九三O年“东南象棋大比赛”,一九三四年“省港澳象棋比赛”,一九三六年“省港澳埠际象棋比赛,,,一九四九年“第二届省港澳埠际象棋赛”,都是建国前广州棋坛的重大活动。国内各地名手如周德裕、林弈仙、罗夭扬、方绍钦、吴松亭、谢侠逊、董文渊等先后访问广州,对广州棋坛的影响也是很深远的。六十年史以较大的篇幅记述了这一系列活动,并选录了重要的对局,从而反映了广州棋坛的历史面貌。作者特别援引了曾展鸿、石光瑛、黄际遇等先生的棋评,他们的评语无疑是很有分量的,能使本书显出它的特色。 建国后广州棋坛空前活跃,国手辈出,本书对此作了翔实的纪录,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广州棋坛与港、澳的关系一向是很密切的,建国后,穗、港、澳之间进行了多次比赛活动,这种活动今后还将加强。六十年史反映了三十年代在香港成立的华南象棋会,是穗、港棋人的联合组织。我们觉得那时能有这样的组织,成为一条联系棋人感情的纽带,是应当珍惜的。我们希望在这种传统上,促进穗、港、澳棋人的紧密联系,共同推进象棋运动的开展。我们这个愿望,愿大家一起来实现吧! 卢辉 黄鉴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4 06:01:41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棋坛六十年》自前年在香港《百花周刊》连载以来, 受到了各地象棋爱好者的爱护,并纷纷函询出版单行本的消息。现特汇订为几个分册,陆续刊行,以答厚望.书中所记广州棋坛六十年的史实,它的和上下限并没有规定一个绝对的年份,仅是概略地以辛亥革命后数年为端,而将下限约莫放在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之间。在这几十个星霜里,广州棋坛的变化很大,棋艺的发展是按照螺旋式上升的规律向前推进的。我们在第一章《古寺名园藏龙卧虎》中说过,广州的棋风先从下层社会兴起,早期还没有棋社组织; -代的名棋手多是从珠江南北的寺庙亭园中历练出来的。"粤东三凤"、"四大天王"管领了三十年代广州棋坛的风骚。三十年代无疑是广州象棋活动的一个高峰,当时的华北以北京为中心,华东以上海为中心,华南以广州为中心,广州的棋艺水平完全可以和上海、北京分庭抗礼。在三十年代至四十年代之间,抗日的烽火在燃烧,广州沦陷数年,棋人流散各地,黄松轩、冯敬如相继凋谢于澳门、香港,白云珠海的棋坛盛会为之风流云散。伹这期间,棋艺的血脉仍在孕育着又一辈风流人物,师承钟珍的陈松顺,在抗战期间挟艺游历西南各省,成为重振广州棋风的名手。特别是杨官璘,十年磨剑,百战功高,不仅为广州棋坛而且也为全国棋艺,写下了崭新的一页。五十年代的广州棋坛,是以杨、陈为代表的。五十年代初,在全国来说,对于象棋开、中、残局有全面发展而能并驾齐驱的名手,只有杨官璘、陈松顺、董文渊、何顺安四人,广州占了一半。新中国成立后这三十多年间,棋艺被列为体育运动项目之一,在各级体育机构的领导下积极开展活动,局面一新。全国各地的棋风大盛,北京、津、黑龙江、辽宁、上海、杭州、武汉、成都、广州等省市,都是棋艺发展的主要地区,各地涌现了一批国手。无论在个人赛或团体赛中,广州与上海都居于全国的领先地位。但在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的十年浩劫中,广州棋坛和全国一样处于万马齐喑状态。一九七六年十月以后,广州棋坛才又从沉睡中一跃而起,振翮奋飞。所以,三十年代、五十年代、七十年代后期,是广州棋艺发展的三个重要时期。广州和香港、澳门相毗连,棋艺活动息息相关,许多名手既活动于广州,也活动于港、澳,没有畛域之分。本书所记的广州棋坛,实际上并不局限于广州一地,而是兼及港、澳。同时,也反映了这期间海内外棋艺活动概况。象棋的布局,广州棋坛这六十年间,在继承明、清两代名手所总结的成果的基础上,有较大的发展。"四大天王"布局各有专长,黄松轩的当头炮,卢辉的五七炮,冯敬如的单提马,李庆全的屏风马,都起了承先启后的作用。三十年代有些华东名手认为当头炮局的年代将要成为过去,代之而起的是"仙人指路"开局法。这个论点并不符合实际。"四大天王"所处的时期,广州棋坛最流行的布局无疑是"当头炮对屏风马"。伹这种局法还没有衰老,而且还在继续向前发展,并且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放出了异彩。例如"中炮过河车对屏风马平炮兑车",就是风行一时的布局法。精通各种局法的杨官璘,特别是对先手当头炮和后手屏风马非常通透。在他的著述中,编述的"中炮巡河炮对屏风马"、"中炮过河车对屏风马平炮兑车"、"当头炮巡河车对屏风马"、"当头炮对单提马"、"五六炮对屏风马"、"五七炮对屏风马"、"当头炮对反宫马",都是这个时期当头炮局深入发展的总结。除当头炮外,"仙人指路"、"顺炮直车对横车"、"顺炮横车对直车"、"列手炮"等布局,也有所发展局势,曾经在棋坛显示过它的威力。但经过这数十年的实战, 已经证明弃炮一方结果处于劣势。另一个"弃马陷车局",是钟珍付出了很大心力从事钻研'从"当头炮巡河车对屏风马"演变而成的。这个局法也是对古谱《梅花谱》里"屏风马破当头炮巡河车"作了进一步的发展。"弃马陷车局"在各地棋坛产生了巨大影响,双方谁优谁劣,长期得不到定论。很多人认为当头炮方面进车吃马,可以占得优势。杨官璘经过深入钻研,终于作出了结论:"无论如何变化,屏风马均属上风易走。"上述两个局法的演变,名手曾展鸿也作过专门研究,并有所贡献。六十年的淇艺发展,是本书的基本内容。棋艺发展和棋人的活动、遭遇,本来就交织在一起,不可分割。我们在主观上想尽量多记述棋人的事迹,让这方面的内容所占比例大一些,但在客观上受到资料的限制。有些棋手除了传世的对局着法之外,连一点事略也没有,只好阙如。从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棋人的社会遭遇很能反映当时的社会动乱情况。对棋艺有卓越贡献的名手李庆全,负贩梳篦生涯使他陷于贫病困境,到头来死在广州方便医院,他的棋艺生命竟同昙花一现。钟珍是一个畸零的江湖棋客,他钻研棋艺那种孜孜矻矻不肯罢休的精神,一般人很难望其项背。他把髙水平的技艺加上诈术,作为钓利的工具,这在三十年代,为了生存, 是不能苛责他的。钟珍挟技浪游越南,对当地的棋艺发展有深刻的影响,但他个人却饱尝了落拓江湖的滋味。回国后, 他在抗战中辗转漂泊,最后沦落在汕头,寂寞地死去。不知道他消息的人,还以为"神龙见首不见尾"呢。"落拓江湖" 这四个字同样可以用在许多棋人的身上。湖北名手吴松亭晚年南游广州,弄到回乡的川资也没有,曾展鸿慷慨解囊赠行。吴松亭感激之余,将手评名局二十局稿本回赠。这段事迹很能动人心弦。冯敬如的境况也很悲惨,他是在日军占领香港期间饿毙的。在那个年代,棋人对发展棋艺的贡献是"春蚕到死丝方尽",他们给予社会的很多,但社会给予他们的难道不是太少了吗?江湖棋人的生活到五十年代就结束了。这以后,广州棋坛和全国各地以至海外地区展开了棋艺大交流。我们可以说,在四十年代以前,要举办一次全国象棋竞赛,产生一个全国象棋冠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也没有过这样的盛会。杨官璘在五十年代最早夺得全国象棋冠军,是"象棋城" 广州的最大荣誉。广州棋坛这几十年的变化发展,很需要有一部实录。编纂实录这项工作,我们在六十年代初就酝酿进行了。那时和我们一起研究的还有梁思光先生。但是,没有多久即遭遇十年浩劫,因循下来,而梁思光先生又不得永年,骨已成灰了。我们两人重履夙约,又得到《百花周刊》和上海书局的支持,使得这部棋史能够陆续发刊和成书。我们的经历虽有曲折,但终竟走上了坦途。在三十年代广州棋风炽盛的时候,中山大学教授石光瑛、黄际遇先生,以及执业律师的郭腾蛟、邱炳然先生等, 都是浸淫棋艺的名流。他们收藏名手对局,圈点评论,和在报刊编辑棋艺专栏,卓有成效。象棋名手曾展鸿手评的名手对局也极其丰富。他们手编的《听松轩象戏谱》《象戏撷英集》《橘中镜》《弈林》等,大体上保存了当时省、港、澳棋艺活动的重要对局,使我们有了一批可靠的参考资料。广州邮务退休人员梁民生同志,手上还保存着他在抗战期整理的象棋名手对局三千局,而且都是用工整的蝇头小楷书写的。棋谱收藏者罗定楷同志,经常提供资料。我们曾得到他的帮助, 勘校了一些对局。老棋手卢辉等,对我们是一种鼓舞力骨, 他们的偶尔闲谈,在我们听来,往往是珍贵的资料。早年在广州任教的黄国钟老先生,是棋艺圈内的前辈,并且是在广州第一个同谢侠逊对局的棋手,他能够给我们忆述许多遗闻轶事。历史学者金应熙同志,爱好棋艺数十年如一日,他对本书的编纂自始至终是关切的。港澳方面,我们得到曾益谦、黎子健、李旭英、梁兆光等名手的支持。在本书付梓过程中,省港知名人士霍英东(亚洲象棋联合会名誉会长〉、卢动〔广东省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蔡演雄〈中华体育总会广东分会副主席〉、梁羽生(棋评名家)等先生,以及不少象棋界老前辈、名棋手为本书撰序或题词,既光篇幅, 复多鼓励。在这里,我们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们作为棋艺爱好者,首次尝试编纂本书。由于水平和造诣所限,管见不高,乖谬难免,尚希各界人士不吝指正! 作者-九八〇年九月六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4 06:01:52 |显示全部楼层

自题棋史并答赠梁羽生先生 徐骥 一 杀伐人间秋复春,史书万卷半征尘 请看岭外风雪地,棋国泱泱起凤麟 二 名王虎将各知兵,闻道长安局一枰 帮宅百年谁是主,紫藤花下听棋声 (幼时在广州南伍崇曜花园得见棋人聚会) 三 鼓角东南虎旅陈,可怜尺蠖一时伸 霸才寂寞泥涂日,岂独城隍庙外人 (一九三0年东南棋赛,冯敬如登坛拜将) 四 客星寝寝射南疆,知有偏师入五羊 大将登坛争一局,昔年黄七战周郎 (一九三五年省民教馆之战,黄松轩击败周德裕) 五 晋号天王事似烟,廉颇健饭尚依然 声如钟磬眸如虎,犹是当时斗谢宣 (天王卢辉雄健如昔) 六 见说棋中有谪仙,安南十载去飘然 陷车遗局成圭阜,珍重阴符第一篇 七 萧瑟床头楚客悲,归装拜受赠金时 只今廿局松亭谱,凤谊长留粤海湄 (湖北名手吴松亭落拓广州,曾展鸿仗义赠金送行,吴以手评名谱二十局相报) 八 戏马犹存旧将台,文园夺鼎挟风雷 云飞凤云说王毕,又见杨陈旷代才 (一九三九年香港文园六王夺鼎赛,事已风流云散) 九 草序君堪名士笔,著书人笑稻梁谋 献芹野老渐当世,语不惊人也自休 读徐兄诗后作 诸石 少小同窗爱弈同,壮逢战乱各西东 老来合写楸枰书,局外观棋兴更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4 06:02:04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近六十年,象棋名手辈出,云龙风虎,纵横捭阖。时而南北争衡,时而播声海外,整部竞技史波澜起伏,瑰丽多姿,象棋艺术,不断提高。中国象棋起源于何时,迄无定论。宋玉《招魂》篇有"茛蔽象棋",刘向《说苑》有“斗象棋而舞郑女”等句,有人据此认为象棋创始于战国时代;但也有人以晋末北周武帝制《象经》,认为象棋是周武帝首创,纷纭其说。《述异记〉〉载晋朝人王质入山采樵,观两童子对弈,局终,柯已烂。这段神话并未说明两童子所弈是围棋还是象棋。又《幽怪录》载:“巴邛橘园中,霜后见橘如缶,剖开,中有二老叟象戏。”这段神话指明是象棋,但棋制是怎样的,却没说清楚。近似现代象棋的记载,最早见于唐代牛僧孺所撰《玄怪录》中《岑顺》一篇。此篇略说:唐肃宗宝应元年(公元七六二年), 汝南人岑顺居吕氏山宅中,夜梦鼓角冈发,风驰云走,“天那”、“金象”两军列阵交锋。有军师传令:"天马斜飞三度止, 上将横行系四方,辎车直入无回翔,六甲次第不乖行。"于是两军鸣鼓奋击,马骤、卒搏、车驰,"天那"军败溃,“金象” 军大振。其后,岑顺家人掘地发现一穴古墓,在陪葬物品中,“有金床戏局,列马满枰,皆金铜成形,其干戈之事备矣。乃悟军师之词,乃象戏行马之势也。”按古代称棋子为“马”。这篇虽事出虛构,但作者牛僧孺所处的唐代实际文化生活中已经有“象戏行马”的对弈游戏,而且颇为盛行,始能写入小说的梦境。依据此篇所记,则唐代出现象棋,毫无疑问。但所记为金属制成的立体棋子,仅有马、将、车、卒, 还未演变成现代的象棋,故此称为"宝应象棋"。另据日本《博棋历》所说,日本平安时代(八世纪末,后于唐朝宝应年代)出现的“将棋”,有将(分玉将、金将、银将〉、桂马、香车、步卒四种棋子,和《岑顺》篇的“金床戏局”相符,可能是唐代传到日本的象戏。至今日本还有称中国象棋为"宝应象棋"的。然则,“宝应象棋”当是现代中国象棋的雏型。“宝应象棋”演变到北宋〈公元九六〇 一一二七年〉, 棋制有所变革。北宋理学家程颞有诗云:“大都博弈皆戏剧, 象戏翻能学用兵。车马尚存周战法,偏裨兼备汉官名。中军八面将军童,河外尖斜步卒轻,却凭纹枰聊自笑,雄如刘项亦闲争。"此诗所表述的棋制,虽然不很明确,但至少可以知道:棋子除了马将、车、卒之外,还多了偏、裨两种将佐,相当于现代象棋的士、相;棋盘有主帅所在的“中军帐”, 相当于现代象棋的九宫;还有河界,过了河的卒子可以斜行。又据晁无咎所撰《广象棋图》序说:“盖局纵横各十一路,棋子共有三十二只。”以后,北宋末年女词人李清照所著《打马图经》序文中 说:“小象戏弈棋,又唯可容二人。”上述各家记载,并不完整,但可见象棋在北宋有很大变化。直至南宋后期的诗人刘克庄〈一一八七        二六九〉有一首《象弈》长诗: 小艺无难精,上智有未解。君看橘中戏,妙不出局外。 屹然两国立,限以大河界。连营票中权,四壁设坚械。 三十二子者,一一具变态。先登丧。挑敌,分布如备塞。 尽锐贾一普勇,持重伺彼怠。或迟如围莒,或速如入蔡。 远炮勿虚发,冗卒要精汰。负非由寡少,胜岂系强大。 昆阳以象奔,陈涛以车败。匹马郭令来,一士汲黯在。 赦俘将策勋,得隽众称快。我欲筑坛场,孰可建旗盖? 叶侯天机深,临阵识向背。纵未及国手,其高本无时。 狃捷敢饶先,讳输每索再。宁为握节死,安肯屈膝拜! 有时横槊吟,句法尤雄迈。愚虑仅一得,君才乃十倍。 霸国务并弱,兵志贵攻昧。虽然屡克获,讵可自侈汰? 吕蒙能馘羽,卫灌足缚艾。南师未宜轻,夜半防祈寨。 此诗是刘克庄写给叶潜仲的。诗中所说的“叶侯”,就是叶潜仲,是象棋高手。我们从刘克庄诗看到:象棋在南宋后期,偏、裨已变名为士、相,并且加了炮,这就和现代棋制的种类完全相同了。我们可以说,中国象棋在北宋末期至南宋前期已发展到成熟阶段,它的定型时期不会在这一段年代之后。 最早的象棋谱,已发现的为明朝的《梦入神机》。此书的渊源还可以向上推溯。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四杂艺类有《象棋神机集一卷》,注称杉阳叶茂卿撰。元马端临 《文献通考》卷二二九《经籍考》也载有这谱。杉阳可能即福建光泽县西南之杉岭,上设杉关,为闽、赣交通要道。这部《象棋神机》大约在十二世纪下半叶出版于建阳麻沙,当时莆田万卷楼等都有收藏。后来元兵南下,图书荡然,明唐寅《谱双序》所以有“《象棋神机》集不见传”之叹。然名亡而实存,《梦入神机》即是整理《象棋神机》遗帙而成的。现在传世的《梦入神机》是个残本,不说撰人姓名。一九四九年,郑国钧先生在天津西独流镇一杜姓商贩包裹杂货的废 纸中,抢救出明刊《梦入神机》残本二百八十五图。据悉:原书十二卷,购自河北静海某旧摊。至于有完整刊本的棋谱,首推《百变象棋谱》,成书于明嘉靖元年(公元一五二二年)。此后有《适情雅趣》和‘棋谱秘本》两书相继问世,而到明崇祯五年(公元一六三二年),朱晋祯总结前人棋艺的巨著《橘中秘》始行成书。朱晋祯之兄朱燮元,当时总督云、贵、川、湖、桂军务。他对《橘中秘》一书推崇备至,在序文中说:“每见其锐志下帷,思入微渺,篝灯丙夜,靡有他念…旁涉雕虫,悉造其巅,而于象戏,尤得兰昧,即明眼人鲜不敛手称无敌者。”橘谱概括了由宋迄明的象棋艺术成果,掌握了棋艺的基本规律。所载的歌诀,如:“起炮在中宫,鸳鸯马去攻。一车河上立,中卒向前冲。引车塞象眼,炮在后相重。一马换二象,其势必英雄。”就是阐述了当头炮攻势的要点。橘谱的各种开局都已略具规模,特别是顺炮局更有比较完整的法度,让子局和残局也有相当规模,它成为流行最广的棋谱,并不是偶然的。 从《橘中秘》又经历了一百年左右的时间,有一批棋谱问世,其中最重要的是《梅花谱》与《竹香斋》。《梅花谱》诞生于清康熙年间,息陬王再越著。此谱原序说:“安赛先生,姓王,名再越,字正已,康熙时人,性刚直,家贫力学,不求闻达,而世亦无知之者。一身坎坷,抑郁无聊,为象戏以消岁月,得意疾书,爱成六则,名之曰《梅花谱》。其间纵横驰骤,不可端倪,真有行到水穷,坐看云起之妙,诚象戏之巨观也。弈虽小道,亦可以见先生之一斑也。”此谱系统地对“屏风马”、“当头炮”、“顺手炮”、“列手炮”等儿种布局作了深刻研究。尤其为后人广泛运用的“八局屏风马”,显示了王再越的高超棋艺。《梅花谱》承继和发展了《橘中秘》的布局法,解决了后手屏风马对当头炮的问题。“屏风马”的布局,代表着后手方面从积极防御到乘机反攻这一战略指导思想,为棋艺增添了异采。与《梅花谱》同在康熙年间问世的有《韬略元机》,成书于康熙四十六年(公元一七O七年),收集了二百零四个残局。嘉庆五年(公元一八 00年)则有《心武残篇》刊行,嘉庆六年(公元一八O一年)有《百局象棋谱》刊行,而到嘉庆二十二年(公元一八一七年),概括前人残局成果的《竹香斋》面世了。《竹香斋》残局谱的特点,是以“排局”,为主。排局是高级的残局,每一局都可胜、可和、可负,解决了一个层次又再出现了可胜、可和、可负的局而,经过反复搏斗,如抽丝剥茧,逐层深入,所谓“有相维相制之势,有相生相克之机,两得其道,便成和局,稍失机宜,立时败北,岌岌乎胜负在一着之间”。这些排局不完全象红胜局那样“使红操必胜之权,黑纵有仙机,亦无措手处。”因此,《竹香斋》在残局方面达到了新的高峰。《梅花谱》和《竹香斋》的出现,使全局谱和残局谱都开辟了新的领域。 在王再越《梅花谱》问世之后,续有姚邑吴梅圣《新梅花谱》出现,此书又名《象棋饶先秘谱》。吴梅圣生平最善用马,纵横驰骤,独擅胜场。此谱的屏风马破当头炮三局,以马制胜。全书凡五局,故称《新梅花谱》。此外,镇江棋坛名宿巴吉人则有《反梅花谱》的著述,认为马炮互为雄长,以马制炮并非定论。清代乾嘉间象棋名手至移,古吴潘定思所辑《石杨遗局》十二局,即为当时邗江名手石某与杨健庭的对局。杨健庭善用马,有“四面虎”的称号。中国象棋的着法纪录也在不断演变。在象棋古谱中,有的用文字来记录着法,也有的用棋子走动的部位来记录着法。前一种方法现在已被淘汰。如在《梅花谱》里就可以看到以字代替着法的图例: 钾封爹不下 翎蜻郑资沁 矍辛军锥磷 景丁拿军朴 干资尽飞龄 幸邻了飞补 轴爹中一妙留 蓄酗砌食升 杏批洲女弄 论形势两相 当分彼此各 参商顷刻间 化出百计于 方得志纵横 任冲击未雨 绸缪且预防 看世情争先 好胜似棋忙 这是一首歌词,读起来是:“整军队,排雁行。运帷幄,算周详。一霎时便见楚弱秦强。九宫谋士侍左右,五营貔貅戍边荒。叹英雄勤勋立业类秤场。论形势,两相当。分彼此,各参商。顷刻间化出百计千方。得志纵横任冲击,未雨缀缪且预防。看世情争先好胜似棋忙。”这种以文字记录着法的方法,现在已被数字所代替了。清末最负时誉的象棋名手有温州陈笙,北京傻贝子、镇江巴吉人、扬州杨健庭和索万年,广东则在道、咸年间有番禺市桥村人李荣,以棋艺“称霸一方”。(黄宣初《抨坛琐语》)广东和江浙等地相比,棋风不弱。孙中山在海外奔走革命,行筐中除书本外,象棋是重要随身之物。(张永福《孙先生起居注》)兴中会和同盟会中的粤人,不少以爱好象棋知名。辛亥革命前后的广州象棋活动,很大程度上丛集在“市井小民”、“贩夫走卒”之间。属于这一时期的棋坛人物,有胡须林、旧泽、喃听苏、唐昌等,稍后才有“河南五虎气“粤东三凤”。当时棋人聚集角逐胜负的场所,珠江之北有光孝寺、城煌庙,珠江之南则有海幢寺、伍家花园等去处。光孝寺是广州最古的寺院,俗谚说:“未有羊城,先有光孝。”这一 说法,虽不准确,但却说明了光孝寺的历史悠久。光孝寺原址是西汉时南越武工赵佗第三代孙赵建德的故宅,附近一带则是秦末南海尉任嚣的墓地。三国吴大帝时代(公元二二二年一二五一年),余姚的学者虞翻,得罪了孙权,被贬来广州。他将赵建德的宅地辟为园林,手植许多f婆和诃子树,在这里聚徒讲学,故此当时叫这里做t}苑”,又名“诃林”。虞翻死后,他后人将园林捐做寺院,初名“制止寺”。寺名经过多次改变,到宋时改称“报恩光孝禅寺”。这是一间有一 千一七百年历史的古寺,历代印度名僧如智药三藏、达摩禅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4 06:02:17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棋坛六十年史第一集 诸石 徐骥 编著广东近六十年,象棋名手辈出,云龙风虎,纵横捭阖。时而南北争衡,时而播声海外,整部竞技史波澜起伏,瑰丽多姿,象棋艺术,不断提高。中国象棋起源于何时,迄无定论。宋玉《招魂》篇有"茛蔽象棋",刘向《说苑》有“斗象棋而舞郑女”等句,有人据此认为象棋创始于战国时代;但也有人以晋末北周武帝制《象经》,认为象棋是周武帝首创,纷纭其说。《述异记〉〉载晋朝人王质入山采樵,观两童子对弈,局终,柯已烂。这段神话并未说明两童子所弈是围棋还是象棋。又《幽怪录》载:“巴邛橘园中,霜后见橘如缶,剖开,中有二老叟象戏。”这段神话指明是象棋,但棋制是怎样的,却没说清楚。近似现代象棋的记载,最早见于唐代牛僧孺所撰《玄怪录》中《岑顺》一篇。此篇略说:唐肃宗宝应元年(公元七六二年), 汝南人岑顺居吕氏山宅中,夜梦鼓角冈发,风驰云走,“天那”、“金象”两军列阵交锋。有军师传令:"天马斜飞三度止, 上将横行系四方,辎车直入无回翔,六甲次第不乖行。"于是两军鸣鼓奋击,马骤、卒搏、车驰,"天那"军败溃,“金象” 军大振。其后,岑顺家人掘地发现一穴古墓,在陪葬物品中,“有金床戏局,列马满枰,皆金铜成形,其干戈之事备矣。乃悟军师之词,乃象戏行马之势也。”按古代称棋子为“马”。这篇虽事出虛构,但作者牛僧孺所处的唐代实际文化生活中已经有“象戏行马”的对弈游戏,而且颇为盛行,始能写入小说的梦境。依据此篇所记,则唐代出现象棋,毫无疑问。但所记为金属制成的立体棋子,仅有马、将、车、卒, 还未演变成现代的象棋,故此称为"宝应象棋"。另据日本《博棋历》所说,日本平安时代(八世纪末,后于唐朝宝应年代)出现的“将棋”,有将(分玉将、金将、银将〉、桂马、香车、步卒四种棋子,和《岑顺》篇的“金床戏局”相符,可能是唐代传到日本的象戏。至今日本还有称中国象棋为"宝应象棋"的。然则,“宝应象棋”当是现代中国象棋的雏型。“宝应象棋”演变到北宋〈公元九六〇 一一二七年〉, 棋制有所变革。北宋理学家程颞有诗云:“大都博弈皆戏剧, 象戏翻能学用兵。车马尚存周战法,偏裨兼备汉官名。中军八面将军童,河外尖斜步卒轻,却凭纹枰聊自笑,雄如刘项亦闲争。"此诗所表述的棋制,虽然不很明确,但至少可以知道:棋子除了马将、车、卒之外,还多了偏、裨两种将佐,相当于现代象棋的士、相;棋盘有主帅所在的“中军帐”, 相当于现代象棋的九宫;还有河界,过了河的卒子可以斜行。又据晁无咎所撰《广象棋图》序说:“盖局纵横各十一路,棋子共有三十二只。”以后,北宋末年女词人李清照所著《打马图经》序文中 说:“小象戏弈棋,又唯可容二人。”上述各家记载,并不完整,但可见象棋在北宋有很大变化。直至南宋后期的诗人刘克庄〈一一八七 二六九〉有一首《象弈》长诗: 小艺无难精,上智有未解。君看橘中戏,妙不出局外。屹然两国立,限以大河界。连营票中权,四壁设坚械。三十二子者,一一具变态。先登丧。挑敌,分布如备塞。尽锐贾一普勇,持重伺彼怠。或迟如围莒,或速如入蔡。远炮勿虚发,冗卒要精汰。负非由寡少,胜岂系强大。昆阳以象奔,陈涛以车败。匹马郭令来,一士汲黯在。赦俘将策勋,得隽众称快。我欲筑坛场,孰可建旗盖? 叶侯天机深,临阵识向背。纵未及国手,其高本无时。狃捷敢饶先,讳输每索再。宁为握节死,安肯屈膝拜!有时横槊吟,句法尤雄迈。愚虑仅一得,君才乃十倍。 霸国务并弱,兵志贵攻昧。虽然屡克获,讵可自侈汰? 吕蒙能馘羽,卫灌足缚艾。南师未宜轻,夜半防祈寨。 此诗是刘克庄写给叶潜仲的。诗中所说的“叶侯”,就是叶潜仲,是象棋高手。我们从刘克庄诗看到:象棋在南宋后期,偏、裨已变名为士、相,并且加了炮,这就和现代棋制的种类完全相同了。我们可以说,中国象棋在北宋末期至南宋前期已发展到成熟阶段,它的定型时期不会在这一段年代之后。 最早的象棋谱,已发现的为明朝的《梦入神机》。此书的渊源还可以向上推溯。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四杂艺类有《象棋神机集一卷》,注称杉阳叶茂卿撰。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二九《经籍考》也载有这谱。杉阳可能即福建光泽县西南之杉岭,上设杉关,为闽、赣交通要道。这部《象棋神机》大约在十二世纪下半叶出版于建阳麻沙,当时莆田万卷楼等都有收藏。后来元兵南下,图书荡然,明唐寅《谱双序》所以有“《象棋神机》集不见传”之叹。然名亡而实存,《梦入神机》即是整理《象棋神机》遗帙而成的。现在传世的《梦入神机》是个残本,不说撰人姓名。一九四九年,郑国钧先生在天津西独流镇一杜姓商贩包裹杂货的废纸中,抢救出明刊《梦入神机》残本二百八十五图。据悉:原书十二卷,购自河北静海某旧摊。至于有完整刊本的棋谱,首推《百变象棋谱》,成书于明嘉靖元年(公元一五二二年)。此后有《适情雅趣》和‘棋谱秘本》两书相继问世,而到明崇祯五年(公元一六三二年),朱晋祯总结前人棋艺的巨著《橘中秘》始行成书。朱晋祯之兄朱燮元,当时总督云、贵、川、湖、桂军务。他对《橘中秘》一书推崇备至,在序文中说:“每见其锐志下帷,思入微渺,篝灯丙夜,靡有他念…旁涉雕虫,悉造其巅,而于象戏,尤得兰昧,即明眼人鲜不敛手称无敌者。”橘谱概括了由宋迄明的象棋艺术成果,掌握了棋艺的基本规律。所载的歌诀,如:“起炮在中宫,鸳鸯马去攻。一车河上立,中卒向前冲。引车塞象眼,炮在后相重。一马换二象,其势必英雄。”就是阐述了当头炮攻势的要点。橘谱的各种开局都已略具规模,特别是顺炮局更有比较完整的法度,让子局和残局也有相当规模,它成为流行最广的棋谱,并不是偶然的。 从《橘中秘》又经历了一百年左右的时间,有一批棋谱问世,其中最重要的是《梅花谱》与《竹香斋》。《梅花谱》诞生于清康熙年间,息陬王再越著。此谱原序说:“安赛先生,姓王,名再越,字正已,康熙时人,性刚直,家贫力学,不求闻达,而世亦无知之者。一身坎坷,抑郁无聊,为象戏以消岁月,得意疾书,爱成六则,名之曰《梅花谱》。其间纵横驰骤,不可端倪,真有行到水穷,坐看云起之妙,诚象戏之巨观也。弈虽小道,亦可以见先生之一斑也。”此谱系统地对“屏风马”、“当头炮”、“顺手炮”、“列手炮”等儿种布局作了深刻研究。尤其为后人广泛运用的“八局屏风马”,显示了王再越的高超棋艺。《梅花谱》承继和发展了《橘中秘》的布局法,解决了后手屏风马对当头炮的问题。“屏风马”的布局,代表着后手方面从积极防御到乘机反攻这一战略指导思想,为棋艺增添了异采。 与《梅花谱》同在康熙年间问世的有《韬略元机》,成书于康熙四十六年(公元一七O七年),收集了二百零四个残局。嘉庆五年(公元一八 00年)则有《心武残篇》刊行,嘉庆六年(公元一八O一年)有《百局象棋谱》刊行,而到嘉庆二十二年(公元一八一七年),概括前人残局成果的《竹香斋》面世了。《竹香斋》残局谱的特点,是以“排局”,为主。排局是高级的残局,每一局都可胜、可和、可负,解决了一个层次又再出现了可胜、可和、可负的局而,经过反复搏斗,如抽丝剥茧,逐层深入,所谓“有相维相制之势,有相生相克之机,两得其道,便成和局,稍失机宜,立时败北,岌岌乎胜负在一着之间”。这些排局不完全象红胜局那样“使红操必胜之权,黑纵有仙机,亦无措手处。”因此,《竹香斋》在残局方面达到了新的高峰。 《梅花谱》和《竹香斋》的出现,使全局谱和残局谱都开辟了新的领域。 在王再越《梅花谱》问世之后,续有姚邑吴梅圣《新梅花谱》出现,此书又名《象棋饶先秘谱》。吴梅圣生平最善用马,纵横驰骤,独擅胜场。此谱的屏风马破当头炮三局,以马制胜。全书凡五局,故称《新梅花谱》。此外,镇江棋坛名宿巴吉人则有《反梅花谱》的著述,认为马炮互为雄长,以马制炮并非定论。 清代乾嘉间象棋名手至移,古吴潘定思所辑《石杨遗局》十二局,即为当时邗江名手石某与杨健庭的对局。杨健庭善用马,有“四面虎”的称号。中国象棋的着法纪录也在不断演变。在象棋古谱中,有的用文字来记录着法,也有的用棋子走动的部位来记录着法。前一种方法现在已被淘汰。如在《梅花谱》里就可以看到以字代替着法的图例: 钾封爹不下翎蜻郑资沁矍辛军锥磷景丁拿军朴干资尽飞龄幸邻了飞补轴爹中一妙留蓄酗砌食升杏批洲女弄论形势两相当分彼此各参商顷刻间化出百计于方得志纵横任冲击未雨绸缪且预防看世情争先好胜似忙。 这是一首歌词,读起来是:“整军队,排雁行。运帷幄,算周详。一霎时便见楚弱秦强。九宫谋士侍左右,五营貔貅戍边荒。叹英雄勤勋立业类秤场。论形势,两相当。分彼此,各参商。顷刻间化出百计千方。得志纵横任冲击,未雨缀缪且预防。看世情争先好胜似棋忙。”这种以文字记录着法的方法,现在已被数字所代替了。 广东的象棋活动,很大程度上流行于“引车卖浆”之辈,“贩夫走卒”之间,辛亥革命后四年(公元一九一五年),即有李贵、冯泽称雄于广州棋坛。据象棋前辈回忆,在李贵、冯泽之前,执广州棋坛牛耳的有胡须林、旧泽、喃呒苏。当时棋人聚集角逐胜负的场所,珠江之北有光孝寺、城隍庙、珠江之南则有海幢寺、伍家无线园等去处。光孝寺是广州最古的寺院,俗谚说:“未有羊城,先有光孝。”这一说法,虽不准确,但却说明了光孝寺的历史悠久。光孝寺原址是西汉时南越武王赵佗第三代孙建德的故宅,附近一带则是秦末南海尉任器的墓地。三国吴大帝时代(公元二二二年~二五一年),余姚的学者虞翻,得罪了孙权,被贬来广州。他将赵建德的宅地辟为园林,手植许多苹果婆和诃子树,在这里聚徒讲学,故此当时叫这里做“虞苑”,又名“诃林”。虞翻死后,他后人将园林捐做寺院,初名“制止寺”。寺名经过多次改变,到宋时改称“报恩光孝禅寺”。这是一间有一千七百年历史的古寺,历代印度名僧如智药三藏,达摩禅师都曾在此进行佛教活动。中国佛教禅宗六祖惠能即在这间寺院的菩提树下剃发。这时,在诃子林间,菩提树下,殿廊深院,棋人聚集,解衣捋袖,决胜楸枰,十分喧嚷。还有那间城隍庙,本来是三教九流荟萃的地方,说书,看相、卜筮、杂赌以至江湖卖艺者,充斥其间,是个消闲去处。摆棋档的也在这里占一席地,靠江湖残局混口饭吃。珠江南面的海幢寺、兴光孝、华林、长寿各寺合称为广州四大丛林,是清康熙时始创的,约有三百年历史。康熙时,尚可喜等一班官僚,为了结纳方外之交,有意在这里兴建一座大丛林。当时罗浮山华首台的名僧长庆老人曾被邀来广州,但他不愿意和这些暴发的官僚周旋下去,不久就回罗浮山。长庆老人的首徒天然和尚,那时正主持番禺雷峰寺,他也不大愿意出面,勉强派了徒弟今无充当海幢寺首座。康熙五年(公元一六六六年),海幢寺开始建成了大殿、地藏阁,第二年又建成了天王殿、韦驮殿、伽蓝殿、丛观堂、大悲阁、持福堂、藏经阁、香积厨以及斋堂等等。一座崭新的大丛林,即在珠江之南出现。海幢寺鼎建时的范围很广,后因开辟马路,寺院被分割,规模逐渐缩小,但它却成了孕育棋艺的土壤。至于伍家花园,那本是十三行总商伍浩官私宅,为什么却被棋人在此博弈呢?原来那时伍家已经破败,偌大一座花园,变成了颓垣断壁,杂草丛生。伍家先世由闽迁粤,早在乾隆年间即曾售茶、丝百箱给英商。乾隆四十九年开始设行买卖,后来伍家的怡和行成为十三行的总商。怡和行全盛时期的行主伍秉鉴,粤人叫他做“伍穿鳃”,在道光十四年的财产总额达二千六百万元以上。他的对外商名是伍浩官。依当时行商中沿用父亲的惯例,到他的儿子伍崇曜主持行务时,对外仍称伍浩官。伍崇曜这个世袭买办,和洋商狼狈为奸,贩卖牙鸦片烟土,私运白银,在鸦片战争中,他成为广州将帅向英人屈服投降的桥梁,做了很多坏事。累世奢华的伍氏家族终于南柯梦醒,风流云散。名园无主,成为飞车跃马之场,这是伍穿鳃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广州的棋风是从下层社会兴起的。棋人们没有棋社的组织,没有达官贵人的扶被,他们也没有奔走于名公巨卿之门。而广州的古寺名园,却是藏龙卧虎之地,许多名棋手都在这里面崭露头角,叱咤风云。棋人聚集的各个场所,都是以棋为博的,每局的博金不髙,至于多少则由双方面议。一般想学棋的人,花三几角即可下场。棋手对于棋客,按差距大小,饶二、三先,饶单、双马,以至于饶单车不等。棋王泽和喃呒苏是广州棋风初盛时的高手。阿泽有名无姓,后来出了冯敬如,棋风与阿泽相似,因而博得“棋王泽”称号,早于他的阿泽,便被称为旧泽,以示区别。喃呒苏以喃呒为业,现仅传其姓而佚名。旧泽与喃呒苏都没有对局传世,这是很可惜的事。但他们对广东象棋艺术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迄今老一辈的棋人,对这些前辈,仍然称道不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5 00:10:33 |显示全部楼层
[DhtmlXQ]
[DhtmlXQ_ver]www_dpxq_com[/DhtmlXQ_ver]
[DhtmlXQ_init]500,350[/DhtmlXQ_init]
[DhtmlXQ_binit]0919293949596979891777062646668600102030405060708012720323436383[/DhtmlXQ_binit]
[DhtmlXQ_title]第1局冯泽先负黄松轩[/DhtmlXQ_title]
[DhtmlXQ_result]黑胜[/DhtmlXQ_result]
[DhtmlXQ_open]C03 中炮七路马对屏风马 红进中兵[/DhtmlXQ_open]
[DhtmlXQ_movelist]77477062796723248979807019271022170772746665204209083041085800305853303653633626636226276564747864747808797808097808093949392729393870746265223465757464384834460818466707676467755567685558686948386966585112321810323010136668[/DhtmlXQ_movelist]
[DhtmlXQ_comment0]第二回“棋王七”轻取许容斋||继旧泽和喃呒苏之后,在广州河南崛起了“五虎将”,他们是:卢权、陈陶、柴九、大眼、大妹。卢权就是后来“四大天王”之一的卢辉的父亲,是搭棚行业中杰出的棋手,开创了以五七炮致胜的局法。陈陶是商家子弟,以棋艺知名时还很年轻,但为人深沉冷静,喜行暗着,因此得到“滋阴陶”称号。柴九,真名已佚,阿九是他的排行,擅长使用车炮。至于大眼和大妹,都是浑名,真姓名不传,大妹身材瘦小,棋风彪悍。他们是早期的“河南五虎”,没有遗局传世,即今卢辉也无从追忆他父亲卢权的对局。当“河南五虎”称雄的时候,广州老城隍庙出现了以棋为业的冯泽。冯泽是广东新会人,曾操补鞋业,后以棋艺造诣日深,足以营生,即弃补鞋业而改为摆江湖棋档。冯泽身材短矮,脸容微黑,当时的江湖棋客生活困苦,收入很渺茫,夜里他蹲在油灯旁摆棋,昏暗中看似鸦片吸食者,棋人习称他做“烟屎泽”,其实他从来不吸鸦片。冯泽擅长用“单提马”,独创一种棋路,残局工力湛深,只要胜对方一卒之微,往往构成杀局。他用马极其灵活,有些棋客故意请他饶马,以为饶马后,他即无能为力,不料冯泽还擅长饶双马局,没有马仍一样雄悍。与冯泽齐名的李贵,或作李桂。李贵是广东四会人,与其弟李万(庆全)同业梳篦。他们兄弟都以棋艺知名,但李贵成名较早。他没有丢弃从业的手艺,只在业余到光孝等处作棋艺活动,次第击败了一般的对手,被称为“岭表棋王”。雄视光孝寺棋国的李贵,不久即为一个棋坛杰出人物所代替。这人初试锋芒的时候约三十多岁,身材高大,近视眼,衣着整洁,不似市井中人。他初时只是到光孝寺的棋坛作壁上观,终于下场显示身手。一经对局,如同宝剑新发于硎,所向披靡,他执先惯用当头炮,两马连环,盘河而出,辅以横直车,这种开局,大刀阔斧,是堂堂正正的阵容,而且攻势凌厉异常。如执后手,他即用屏风马、巡河炮,守如金汤,而且反弹力很能强。他一登棋坛,便执光孝寺的牛耳。这人姓黄,名永高,又名永谦,字松轩,庆东南海捕属(八旗)人。排行第七,同乡多称他“阿七”,一般棋人则称他为“旗下七”或“棋王七”。黄松轩出身于上层家庭,辛亥革命前后,家道中落,而他又不喜欢讲书,却十分爱好博弈。早年曾学买卖,但非其所长,而在博弈场中则操纵自如,无论象棋、猜枚、牌九或其他杂赌,他都纵横捭阖,具见雄才大略。据黄松轩的同乡说,黄的棋艺,得自清末解粮官戴良所传。这个所谓“解粮官”,究竟是浑号还是职务名称,无从查考。戴良起码是小官僚,喜欢附庸风雅,尤其耽于象棋,对《橘中秘》、《梅花谱》的研究,已经骊珠在握,同辈中没有敌手。戴良发现黄松轩的博弈才能,视他如子侄,尽将自己的棋艺传授给他,于是黄松轩以擅长中炮局而鸣于时。黄松轩自从在光孝寺崭露头角,名声渐播,李贵已成为他的手下败将,能够和他相撷抗的只有冯泽。冯泽固然棋艺不凡,残局尤其老到,但他长期过着江湖棋客生活,为穷困折磨,只求糊口,而没有一争雄长的壮志,每逢劲敌,即显得怯场,加上不习惯博弈较大赌注,因此,他对于黄松轩,总是退避三舍。有些棋友愿意出赌注帮助冯泽,想他与黄松轩认真一决雌雄,但冯泽与黄松轩的对局,到底是负多胜少。这时“河南五虎”有的已经亡故,有的又因年老罢弈,只剩下陈陶,高下判然,不能与黄松轩争衡,广州的棋坛以黄松轩为盟生。一九二一年冬,广东高州年近九十的老棋王许容斋突然出击广州,专向黄松轩挑战。许容斋称霸高州已数十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听说广州有个黄松轩是棋坛风云人物,即在亲友陪同下,毅然前来,要和这个后生小子逐鹿棋国。黄松轩已知老将许容斋远征广州,向自己搦战,他不敢轻敌,先去找冯泽练兵。这时黄松轩风华正茂,锐不可挡,三数日间,与冯泽下了三局棋,都是冯先黄胜。下面为三个对局之一[/DhtmlXQ_comment0]
[DhtmlXQ_comment40]图[/DhtmlXQ_comment40]
[DhtmlXQ_comment56]黑胜。《听松轩象戏谱》原注:“冯不喜用中炮,此局用之而失败,不可强也。江枫。”“按往日冯已常用中炮开局矣太始记。”这年残冬过后,到了次年上元节那天,黄松轩正在光孝寺盘桓。忽然有人向他打招呼:“七哥!久违了。”松轩愕然。那人四十岁左右,带高州口音,自称姓刘。说:“我已多次看到七哥的杀着了。”松轩说:“我真善忘。”刘说:“俗语有道:人认和尚容易,和尚认人却难。”寒喧过后,刘道出来意,请黄松轩到高州会馆与许容斋对弈。黄松轩表示同意,于是订定日期。黄松轩和这个姓刘的分手后,立即到城隍庙找冯泽。冯泽见他来得匆忙,问道:“七哥!有什么事?”松轩说:“收档吧,我请你饮茶。”两人到了福来居酒馆,坐定,开茶后,松轩把姓刘的替许容斋下战书的事情说了一遍,约冯泽一同前往。冯泽颇觉踌躇。松轩说:“不要胆怯,只管上场,输了算我的,赢了对分如何?”冯泽笑道:“那就太叨光了。”他们谈妥后,吃了烧卖、水饺,松轩即结茶账离座。他们果然依期上门。还有一个叫崔星槎的棋友,是松轩同乡,闻风赶来。到了高州会馆已是下午一时,姓刘的在会馆门前等候,一见便说:“七哥和泽叔同来,那最好不过了。”他们进入客厅,那里面已有好些人在座。姓刘的介绍许容斋与黄松轩见面。许容斋个子虽然高大,但背已微弯,霜雪满头,他的深度近视眼并不因年高而减轻,九十高龄的还是精神旺盛,很不简单。初次见面,彼此说了些仰慕的话,递过茶烟便转入正题,由姓刘的出主意,许容斋与黄松轩分先对弈两局。松轩建议许容斋与冯泽分先下两局,每局彩金大洋拾元,每日下一局,四天弈完。许容斋黄松轩先对一局,由姓刘的和崔星槎两人任棋证。这局由黄松轩先行,他毫不犹豫地走“炮二平五”,驾起当头炮。许容斋后手提水烟筒,慢慢装上福建条丝烟,口中喃喃有声,反复说着“炮二平五.....”,原来许容斋下棋有个习惯,口中必然要翻来复去的念着对方的着法,而自己却是迟迟不下子。松轩见对方是个慢郎中,便也卷生切烟解闷。他卷生切烟特别头大尾细,一口烟有别人卷的两倍大。他手上那口生切已差不多吸完了。才见许容斋轻声说:“好!我也炮2平5”。便成了斗炮局面。这局棋只走了二十九个回合,许容斋便败在黄松轩手下。由于许容斋行棋慢,终时已是掌灯时分。全局着法见下局[/DhtmlXQ_comment56]
[DhtmlXQ_refer]http%3A//www.tychess.com/%0D%0Ahttp%3A//www.tychess.com/forum.php%3Fmod%3Dviewthread%26tid%3D25911%26highlight%3D%25B9%25E3%25D6%25DD%25C6%25E5%25CC%25B3%25C1%25F9%25CA%25AE%25C4%25EA%25CA%25B7[/DhtmlXQ_refer]
[DhtmlXQ_generator]www.dpxq.com[/DhtmlXQ_generator]
[/DhtmlX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5 00:12:17 |显示全部楼层
[DhtmlXQ]
[DhtmlXQ_ver]www_dpxq_com[/DhtmlXQ_ver]
[DhtmlXQ_init]500,350[/DhtmlXQ_init]
[DhtmlXQ_binit]0919293949596979891777062646668600102030405060708012720323436383[/DhtmlXQ_binit]
[DhtmlXQ_title]第2局黄松轩先胜许容斋[/DhtmlXQ_title]
[DhtmlXQ_result]黑胜[/DhtmlXQ_result]
[DhtmlXQ_open]C03 中炮七路马对屏风马 红进中兵[/DhtmlXQ_open]
[DhtmlXQ_movelist]774712427967708289798070262510221927001009191014170714341913838413238274252434542735545579745535243463643433304107272201474340305948425243452042273752533332535474734132735350415354304023213545464501203717413017107273213132415451[/DhtmlXQ_movelist]
[DhtmlXQ_comment19]图[/DhtmlXQ_comment19]
[DhtmlXQ_comment57]《听松轩象戏谱》原注:“斗炮无论顺、列手、皆得先者便宜。此黄研究有素之局也。由第十九着兵七进一后,许避车失马,步步受困,胜负早判。闻此局势亦黄研究破列炮之新法云。江枫评,太始记。”第二天,许容斋先行,以当头炮攻黄松轩的屏风马,结果仍为黄胜。第三天,冯泽上阵对许容斋,由许容斋先行,仍以当头炮揭开战幕,第四着冯泽便应以单提马。全局只下了七十六着,许容斋便为冯泽所击败。[/DhtmlXQ_comment57]
[DhtmlXQ_refer]http%3A//www.tychess.com/%0D%0Ahttp%3A//www.tychess.com/forum.php%3Fmod%3Dviewthread%26tid%3D25911%26highlight%3D%25B9%25E3%25D6%25DD%25C6%25E5%25CC%25B3%25C1%25F9%25CA%25AE%25C4%25EA%25CA%25B7[/DhtmlXQ_refer]
[DhtmlXQ_generator]www.dpxq.com[/DhtmlXQ_generator]
[/DhtmlX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5 00:12:28 |显示全部楼层
[DhtmlXQ]
[DhtmlXQ_ver]www_dpxq_com[/DhtmlXQ_ver]
[DhtmlXQ_init]500,350[/DhtmlXQ_init]
[DhtmlXQ_binit]0919293949596979891777062646668600102030405060708012720323436383[/DhtmlXQ_binit]
[DhtmlXQ_title]第3局许容斋先负冯泽[/DhtmlXQ_title]
[DhtmlXQ_result]黑胜[/DhtmlXQ_result]
[DhtmlXQ_open]C03 中炮七路马对屏风马 红进中兵[/DhtmlXQ_open]
[DhtmlXQ_movelist]7747102279677082898800018838838419278274464560424544434427460151474450411727121627234050445450405434224309078050462516666987748639488667076751562533505423435444676944433314422414224323344440502230662669792646485772763836413036305051303624422907231307291319362656572621515044455747493947373949767721261929[/DhtmlXQ_movelist]
[DhtmlXQ_comment37]图[/DhtmlXQ_comment37]
[DhtmlXQ_comment76]黑胜。冯泽这局棋下得很好,中局以后妙着如珠,是他平生佳作之一。许容斋弈罢即提议第四局作罢,送出彩金,黄松轩与冯泽全胜而归。数日后,许容斋邀请黄松轩再战,下了一局和棋。不久便返回高州,在原籍逝世[/DhtmlXQ_comment76]
[DhtmlXQ_refer]http%3A//www.tychess.com/%0D%0Ahttp%3A//www.tychess.com/forum.php%3Fmod%3Dviewthread%26tid%3D25911%26highlight%3D%25B9%25E3%25D6%25DD%25C6%25E5%25CC%25B3%25C1%25F9%25CA%25AE%25C4%25EA%25CA%25B7[/DhtmlXQ_refer]
[DhtmlXQ_generator]www.dpxq.com[/DhtmlXQ_generator]
[/DhtmlX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87

主题

1

好友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5 00:12:38 |显示全部楼层
[DhtmlXQ]
[DhtmlXQ_ver]www_dpxq_com[/DhtmlXQ_ver]
[DhtmlXQ_init]500,350[/DhtmlXQ_init]
[DhtmlXQ_binit]0919293949596979891777062646668600102030405060708012720323436383[/DhtmlXQ_binit]
[DhtmlXQ_title]第4局郭乃明先负黄松轩[/DhtmlXQ_title]
[DhtmlXQ_result]黑胜[/DhtmlXQ_result]
[DhtmlXQ_open]C03 中炮七路马对屏风马 红进中兵[/DhtmlXQ_open]
[DhtmlXQ_movelist]7747706279672324898850418838604219271222464524252746252645444344462542242544224247462627171580503948505438344050151172744626240234247444493941322620424024274020272044402027543448371031111800202717202859486243694743556746343646542848[/DhtmlXQ_movelist]
[DhtmlXQ_comment0]黄松轩自从击败高州老棋王许容斋后,声誉更隆。这以后即较少在光孝寺的露天棋坛出现,多被棋客邀请到其他场合对弈。结交广泛,而对局下注也较大。除下棋外,其他的杂赌,如牌九、麻将,他也逢场作兴,而且多操胜券。冯泽则还是城隍庙摆棋档,向他请教的棋客显著增加,也有些不想纡尊降贵蹲在地上下棋的人,邀请他到适宜的场合对局。一九二三年,称雄广州的黄松轩,有向香港棋王郭乃明挑战的意图。郭乃明比黄松轩年长,已五十多岁,亦擅用当头炮。他在香港成名已经很久,辈份比冯泽还高。黄松轩有一个同乡马海洲,是经营旅馆业的,广州、香港的泰来客栈都有马家的股份。而马海洲又是具有二等水平的业余象棋爱好者,他知道黄松轩有出击香港的设想之后,极为赞成,并乐于为黄松轩下榻泰来客栈提供方便。黄松轩的同乡中如崔星槎、左焕章,以及在广州执业律师的棋友郭腾蛟等,也力促黄松轩成行。黄松轩到港以后,通过亲友的介绍,认识了郭乃明和曾展鸿。他和郭乃明面商,确定这场省、港棋王的私人竞赛在泰来客栈举行,分先下两局,彩金为港币五十元。执筹结果,第一局郭乃明得先。郭乃明在香港棋坛素享盛名,久称无敌。他见黄松轩比自己年轻,又是新进.颇为轻敌。开赛时,略为客套,便架起当头炮进攻。黄松轩以屏风马、进三卒迎战。在进入中局时,黄松轩力图反击,但郭乃明仍着着抢攻,经过十六个回合,郭乃明走了第三十三着车六平七之后,成为如图形势:盘面是郭乃明弃中马抢杀,车立险地,而七路炮威胁对方的三路象,势极凶悍,黑子解拆颇有困难。郭乃明这时面有得色,扫了黄松轩一眼,半笑道:“你还欠老到,输定了!”黄松轩正在卷生切烟,思索略定,听见郭乃明这等口气,突然放下了生切烟,随手在茶几上取过一张报纸,将整盘棋盖住,表示大家都无须再看,并用挑战的口吻对郭乃明道:“这盘棋你要赌多少,还要不要加注?”郭乃明愕然,转以为黄松轩意图吓诈,他反问黄松轩要赌多少。两人各不相下,最后决定加码,两局共赌五十元。议妥后,黄松轩口衔生切,揭开报纸,用8路炮打中马叫将,郭帅五平六,黄应以士5进4,郭用炮打象后,黄炮5退2,由于郭已先弃一马,此时七路车又在象口,占不到便宜。结果,黄松轩扫除了阴霾,挟多一马的优势,控制了局面,胜负之势头判然。曾展鸿等旁观者都为黄松轩的棋度叫好,对他的豪气大为欣赏[/DhtmlXQ_comment0]
[DhtmlXQ_comment33]图[/DhtmlXQ_comment33]
[DhtmlXQ_comment58]黑胜。《听松轩象戏谱》原注:\u0022此局郭攻势不弱,黄应法灵紧。卒三进一、象5进3、炮3平平五诸着在强兵压境之下,抢先反攻,方见胆识。三十一手炮五平七,三十三手车六平七,似佳而实不佳。四十八手车1平3,五十手车3进8,已占全胜。江枫评。”又:\u0022郭享盛名久,黄新起年少,郭易视之。局甫半,郭有得色,谓黄弈尚欠老到,盖自谓必胜也。讵数着后,局面全翻,黄揶揄之。及弈次局,黄谓予先手中炮无人能敌。子先手尚负,此局难望胜矣。郭大气沮,果连败二局。太始记[/DhtmlXQ_comment58]
[DhtmlXQ_refer]http%3A//www.tychess.com/%0D%0Ahttp%3A//www.tychess.com/forum.php%3Fmod%3Dviewthread%26tid%3D25911%26highlight%3D%25B9%25E3%25D6%25DD%25C6%25E5%25CC%25B3%25C1%25F9%25CA%25AE%25C4%25EA%25CA%25B7[/DhtmlXQ_refer]
[DhtmlXQ_generator]www.dpxq.com[/DhtmlXQ_generator]
[/DhtmlX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请使用中文注册

手机版|爱下棋论坛 ( 辽ICP备15007173 )

GMT+8, 2019-4-19 03:25 , Processed in 0.17217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