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棋论坛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78|回复: 17

周化祥实名讲述江油亲历实记及声明

[复制链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4:34 |显示全部楼层
前言 开门见山,内容预告:全记实回顾,对"江油事件"以及"棋士精神"的前世今生进行全景式的剖析。 今年6月底在四川江油举行的首届"李白故里杯"全国象棋公开赛,因为发生了重大事件而受万众瞩目。现在回顾,因为其影响之大,称之为"里程碑式的事件",也丝毫不为过! 此次公开赛,海南有两个人参加,一个是黄瑞刚,一个就是我:周化祥。因为我的特殊身份,早就有不少棋友希望我能从亲历者的角度对此事做一个公开严肃的声明,我也早有此意,但因为种种原因的影响,造成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未能付诸行动,至于"种种原因"是什么,我会在正文里解说。 同时,也是因为种种原因,促使我下定决心,发布这个实记和声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本人成为海南象棋忽悠式选拔的见证者和当事人;再者,我的两位棋坛好友:残疾人代表队的杨来群和王海吉,都已公开表态,海南象棋如不能改变黑暗现状,他们只能坚决的不再代表海南参赛了,甚至会退出一切赛事......但是要改变现状,谈何容易啊?我们毕竟都是无权无势,人微言轻啊! 虽然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但我还是要一如既往,坚决的说自己应该说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为什么?还是那句老套的话: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为什么选择在今天发布 ?因为,今天是万众瞩目的"老张家膏贴杯"超快棋赛(民间众筹)在广东关帝岗举行的日子,希望能得到"忠义之神"关帝冥冥之中的神力加持。 关帝在上!请受微末之人一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4:56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因缘综述

        之前,我没有出岛比赛过,因为路途遥远,而且水平确实有限。促成我这次不远千里去江油参赛的,有诸多因缘。
        此中的一个因缘,还得从保亭县的象棋联赛说起。2016年10月,保亭象棋协会正式宣告成立,大家一致推举胡德余医生任会长。胡医生宣誓就职之后,立即启动首届保亭象棋联赛,基本模式是月赛+总决赛。应该说,这个模式还是非常成功的,后来,不少海南棋友还津津乐道,并讨论如何运用这种模式来举办更大型的比赛。
        非常巧的是,当保亭联赛进入第三个月,也就是12月的时候,全国冠军特级大师蒋川也正好到保亭参加棋友会活动,也因此而促成了12月18日蒋特大1对15的车轮战。我也是参加车轮战的15人之一,17日中午我就到了保亭,正好观看了下午举行的月赛。其中一个参赛者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大概60多岁,水平明显比其它人高,下棋时全神贯注,特别认真,哪怕是对手水平比他低很多,他也不会漫不经心拖泥带水,而是认真拿下!如果写棋评的话,可以用"毫不留情,心狠手辣"来形容......当然,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只是听胡会长和保亭的棋友都叫他"杜总"。
        车轮战,杜总也上了。正巧,我们两个最先弈和了蒋特大(共四人弈和,其余皆负),从战场下来,杜总便把我拉到一边,探讨和蒋特大的对局......车轮战结束之后,我才知道,杜总叫做杜国具,是来自四川绵阳的一个象棋爱好者。第二天早上,跟往常一样,早早起来漫步遛达,正当我往回走,准备回宾馆收拾行李正式撤兵.......诶!那不是杜总吗?!杜总也看到我了!我们几乎是同时打了招呼......然后就是技痒难耐了,于是我们就到七仙广场找个地方坐下,继续探讨和蒋特大的对局......
        因为时间还早,随后我们又到河边喝茶闲聊。中间,还来了一位郑总.....我们一直聊到11点多,快到退房时间了,我才起身告辞。
        在我起身告辞的时候,他们也都站起来,微笑相送----在当时是让我有些意外的,因为我所接触的大多数的人,在这个时候都是微笑点点头,说声慢走这样的。况且,他们年龄都比我大,都是长辈,特别是杜总,比我年长20岁以上,至少是叔辈了,但是对我这个后辈还是那么的有礼貌,让我产生了非常深刻的感触-----确切的说,是有些感动了!
        跟杜总的这些交集,留下的印象是:杜总是一个下棋做事,都非常认真的人,是一个真诚,谦和的人。
        当"李白故里杯"开始接受报名,杜总就在保亭群里说了,希望棋友组队过来绵阳比赛兼游玩!当时我就意动了:杜总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他这么盛情相邀,我应该去吧!虽然说高手很多,很可能是去送菜当炮灰,但锻炼一番也好......当时我就有78成的想去了,只是觉得离报名截止的时间还远得很,也就没急着报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5:09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因为正在一心一意备战第二届"永范花海杯"吧,心想比赛结束再报名也不迟。组委会早已宣布,邀请到了优质偶像许银川到现场指导!所以,不仅是我,相信每个参赛棋手都是卯足了劲,希望能在偶像面前有上佳表现。
         时光回溯到2015年12月19日,海口正举行象棋比赛,晚上,我和海南四大棋王陈地华,戴光卫,王少波,吴俞成共进晚餐,喝酒神侃大吹法螺正在兴头上的时候,一条重磅消息传来:等级分第一人,特级大师王天一,让两先一和一负不敌业余名手朱少钧......戴光卫大大的焖了一口酒,顿时满面红光,意气风发,当下就表态了:差距没那么大的!一先都很厉害了,两先的优势,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让我两先?!开什么国际玩笑!谁来让我,我都不怕!紧接着,陈地华也表态了:我以前参加全国赛,跟大师特大下,他们要赢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我有些退步了,但是,让我两先,肯定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陈地华,戴光卫,在海南棋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曾经并称"海南双雄",开创了双雄时代!我进入海南棋坛的时间比较晚,"双雄"称王称霸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所以,此时此刻,我只能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他们,静静聆听......这个时候,王少波打了个哈哈,也说话了:地华,以后我们万宁搞比赛,会想办法邀请许银川过来,到时候再征求他的意见,叫他让你两先试试!老戴,你就别想了,许银川来海南,要让两先肯定也是让海南第一高手陈地华,你去排队也不知能不能排得上哈哈...老戴,你也不用等特大来让你两先了,你要是想搞,等下地华就让你两先.......地华让我两先?!你疯了!你问问地华,看他敢不敢让我!......地华挠了挠头,露出招牌式的傻笑,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倒是老戴咪着醉眼看着地华,呵呵呵的笑个不停,惹得我们也大笑起来......啥都甭说了,都在酒里呢!
       各位看官,上面这个情境,也就是本人拙作:别样风景两先迷局---许银川让陈地华两先,开头那个开场白的出处了,当年还以为只是饭桌上的说笑,想不到万宁团队真的做到了!非常赞的一个事情!
        这次大赛我发挥的也是很不错,开始有些落后,但后面愈战愈勇,终于在第8轮结束后追上了第一集团。当时是四人13分,而且我的小分最高,只要我最后一轮获胜,冠军就必定是我了。第一次离冠军这么近,真的好兴奋啊!但事与愿违,我在最后的大决战不敌琼海李军,仅获第五名,李军登顶,少波小分低屈居第二。
        "永范花海杯"结束之后,我就十成十的要去江油了,这个时候,心境已经有了360度的转变,不再是先前那个送菜当炮灰的想法了,而是豪情万丈:我的水平也不是很低啊,也可以算是准省冠了吧!只要发挥出色,也是可以杀他个几进几出,扬名立万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5:32 |显示全部楼层
       6月6日,我联系杜总(杜总说过,可以通过他报名)。杜总给了我详细的回复:因为这个比赛规格高影响大,没多久已经超过规程规定的报名限定人数,为了保证比赛能顺利进行,组委会已经召开会议,达成公识,不允许任何人开这个"口子"(大概就是走后门报名的意思吧),因为一旦开了口子,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现在剩下唯一的一个报名渠道,就是通过张雨豪,在他那里报一个"预备名额",但必须要有"正式名额"(正式名额在广网有公示)的人去不了,空缺了,才能递补上去。
        我立即联系张雨豪,在他那里报了名。张雨豪给我的答复和杜总大体一致,所以我只能耐心等待,希望能有奇迹出现,让我递补上去。等待的过程,确实有心急如焚的感觉,但我还是很赞成组委会的做法,有一个纪律严明的组委会,才能把比赛办好办精。
        一直等到6月21日,张雨豪终于联系我了:现在有一个空缺了,你确定能过来参赛吗?机票好不好订?我立即在网上订了机票,截图......
        距开赛不足一周,我终于搭上了末班车,登上广网公示的李白故里杯正式名额榜单!现在想想,还真的有点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6:06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启程:朝圣之旅
        
        出发的日子越是临近,心里越是兴奋和充满期待!在别人看来,这是一次普通的参赛(也有人说是不理智的送菜行为);而我,却是把它当作一场朝圣之旅。
        自青少年时代起,在我心中,就已经存在两个象棋的圣地,一个是广东,一个是四川。
        海南,原本就是广东管辖的,1988年才建的省。现居五指山市的杨昌钊和陵水县的朱庆忠,是海南棋坛的两位象棋名宿,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但他们在谈及当年代表自治州到广东学习交流的经历,仍然是充满激情: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偶像杨官璘,还得到了他的指导;吕钦少帅也交流了......聆听他们的叙述,我能感受到一种情怀,当年,他们亲历,感悟了这种情怀,今天,他们才能把这种情怀传递给更多的人!我觉得,这就是朝圣的情怀,是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向往信仰并乐于践行的,似乎也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文昌符传咏(已移居香港,参加了"三亚杯"揭棋线下总决赛),海口陈地华,也都去广东学习深造过,我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吕钦对陈地华的评语:陈地华,是不是大师的大师。看来少帅当年对地华也是寄予厚望的,不然也不会给出这么高的评价......广东,一直以来,就是海南象棋爱好者的朝圣之地......许银川这次莅临万宁永范花海杯,先是和王少波下了一盘让先指导棋,后才让陈地华两先,每次下完之后,许特大都会对棋局进行详细讲解,全程由棋坛侠侣黎德志大师马来妹联袂直播。6月的海南,异常炎热,许特在台上挥汗如雨,但仍不失翩翩风度,时不时来一句机锋转语,引起满堂欢笑,现场的气氛,是既热烈而又和谐。我听到一些棋友在议论:想不到许银川这么平易近人幽默风趣啊!还以为很严肃呢,像他下棋那样;这才是真正大师的风度吧?准确的说,应该叫宗师的气度,跟叶问那样;有道理!看来许仙这个外号不是白给的,确实有些仙气......宗师气度!我也比较赞成这个讲法。这个气度的养成,和个人的修养有关,但最重要的还是长期受到一个优良道统传承熏陶的影响。有人说:以后都不需要象棋老师了,因为有软件。其实不然!软件再厉害,也终究只是冰冷的机器,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工具之一;而真正的老师,导师,要传授给学生的东西包括了许多方面,必须要有丰富的人类情感才可以做到的,这也是机器无法替代的。
       海南万宁第二届永范花海杯,因为许银川的到来而备受关注,有一个内地的棋友就问我了:你们海南离广东那么近,应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才对啊,为什么现在还没有一个象棋大师?我是这么回答的:因为我们已经偏离了方向,迷失了自我......这些年来,为了培养一个参赛必夺冠的无敌英雄,矗立一个"参赛必夺冠"的伟大时代,海南省文体厅,海南省象棋协会,真可谓是强强联合鞠躬尽瘁啊!现在,看媒体大张旗鼓的样子,"棋士精神"时代又要呼之欲出了!而且,看来是要红遍全国的态势啊!它们可不会管你什么大师不大师的......你现在还认为,这样的环境能孕育出大师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6:41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多年前,因为一个偶然的机缘让我读了一本棋书,便使我对四川棋坛产生了无限的向往。
        在我读这本书之前,并不知道中国象棋的历史上有贾题韬这么一个大人物;读了之后,立即就有了惊为天人,相知恨晚的感觉。贾题韬先生是当代禅门大德,专职授业,象棋对于他来说只能算是一种业余爱好吧,但也取得了非常高的成就。
        贾题韬,山西省洪洞县人,1909年生。13岁考入太原第一中学,16岁以全胜成绩夺得山西青年象棋赛冠军;18岁考入山西大学法学院法律系,1931年毕业并留校任教。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之后,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贾题韬激于义愤,离开学校,散尽家财,组织了一支游击队,对抗日寇。因战局不利,难以为继,后来就接受了国民革命军的整编,贾题韬于1938年底西迁至大后方成都。什么是大后方?当代国学泰斗,南怀瑾老师,曾参与拍摄了抗战纪录片:去大后方,并编写主题歌词,看了就知道了。
        贾题韬在成都从事教学工作,闲暇,便在茶社与人对弈。其间,因见刘剑青年虽尚幼,志却专诚,便收之为徒,传授棋艺。时逢乱世,民生多艰,刘剑青目睹家人在贫病交迫中相继离世,而自己又无一技之长,不知何以安身立命?!深感迷茫无助。贾题韬便督其习文,并亲自为其讲课,悉心教导正心诚意的圣贤之学,并在讲学结束后于孟子一书内页题词留赠,以示敦促鼓励,全文如下:"人当立志,无志则不成其为人矣,然志者非志於名,志於利,乃志於为人,无亏於父,母,家国,社会也。汝年少尚不知事,特提示此,期时时着力,所讲孟子务熟读深思,写字读书,日有定课。以其余力致於象棋,暇则闭目存养,令精神勿外弛,其余大端,他日再及。此留剑青念之.题韬一九四一年七月"。 后来,刘剑青果然没有辜负恩师的期望,奋发图强,不仅谋得一份公职,还在1959年的全国赛获得个人第四名,成为全国有数的高手之一,从而也为四川象棋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9年,贾题韬蒙冤入狱;文革期间,贾题韬被打成"双料反革命",被抄家,批斗,关牛棚,强制劳动,并停发工资,生活十分困难。刘剑青常抽空去看望恩师,却因此引起相关部门注意,责成他应注意影响,与"反动分子"划清界限!刘剑青毫无惧色,断然拒绝!先生蒙冤期间,仍有不少人慕名而来,登门求教,包括工人,农民,大人,小孩,无论是谁,先生都会悉心教导!其中最著名的是小学生蒋全胜,后来获得全国赛个人第6名,荣升大师。如果要论辈份,刘剑青是大师兄,蒋全胜就是小师弟了......我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如果说今天的四川象棋,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那么,贾题韬,就是那一颗种子!而郑惟桐,则是大树结出的丰硕果实!只要大树在,继续汲取天地灵气,还怕结不出果实吗?当郑惟桐到广东队,我就说了:出大事了!贾题韬的道统和杨官璘的道统,双剑合璧了!天下还有对手吗?

        飞机进入四川境内的时候,正好是中午,风和日丽,可以清楚的看到辽阔的大地,山河......这就是大后方吗?!眼前,隐隐约约的浮现出那个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无数的中国军民,为了救亡图存,前仆后继,慷慨赴难,向死而生!耳边,响起了纪录片去大后方主题曲:收拾起山河大地一担装 去后方 诉不尽国破家亡带怨长 雄城壮 看江山无恙 谁识我一瓢一笠走他乡......然后旋律一转,变成了贾题韬先生对刘剑青的淳淳教导:人当立志,无志则无以为人!然志于何为?当志于为人,无愧于家国,父母,亲朋也......又仿佛看到当年刘剑青义正辞严的驳斥让他和恩师划清界限的要求:乌鸦尚知反哺,人竟能无情绝义至此乎?!.....不知不觉,眼睛竟然就有些湿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7:11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抵达:见世面了!

        飞机晚点了,到达的时候,已近下午,杜总已等候多时。杜总开车直奔绵阳棋社,因为有几个参赛棋友也要从棋社出发,我正好和他们一起过去。
        到了棋社,有几台棋手正在酣战中,颇为热闹。当即坐下,一边喝茶,一边听杜总对绵阳棋坛做了基本的科普并介绍棋手认识。重点介绍了两个棋手,一个是正在一旁酣战,颇有大将风度的尹昌林,我正是要坐他的车过去,绵阳的棋友都叫他尹大师,我自然也要入乡随俗喽;一个是棋社的大掌柜查智勇,查老师是绵阳棋坛著名的双枪将,象棋围棋俱佳。其实我一走进棋社,就已经看到在一个醒目的地方写着查智勇,罗小兵,及他们的联系方式,所以当时我就在心里思量了:既然查老师是大掌柜,罗老师应该是二掌柜吧?.......寒暄了一阵,就出发了,同行的棋友有我的本家周苏华和小米黄卫东,都是绵阳的名手。
        从绵阳到江油的道路特别宽阔,天气也正好,一路的美景一览无遗,旅途的疲惫也就逐渐消散了。我们几个东扯扯,西聊聊,感觉没多久就到了江油。
        赛场设在江油体育馆,到了现场一看,我心里就呐喊了:哎呀妈呀!这么壮观啊!这次可真是见世面了!我以前在海南参加比赛,哪怕是全国公开赛,顶多也是几条横幅:热烈欢迎......但现在,几十上百条竖幅在体育馆上方迎风飘扬......这些是各市县给本次大赛的贺幅,上面的字清晰可见。
        然后就去报到,合影,领秩序册。秩序册做的很好,对每个棋手都有备注,大师,全国名手,省冠,市冠,地方名手,都可以一目了然。
        为了熟悉地形,又在体育馆里转了转,突然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条件反射式的脱口而出"贺老师"......我是在2011年海南琼海佳欣杯认识贺进老师的,当时组委会邀请到了洪智和汪洋过来表演,我们预赛出线(16强)正好第一轮淘汰赛对上了,结果就是贺老师干净利落的直下两城把我干掉了,他最后获得第五名......贺老师转过身,也是脱口而出:周化祥啊,你也过来比赛吗?看来贺老师还不知道我搭上了末班车.....
        天色将晚的时候,尹大师作东,请我们几个棋友吃饭,也等于是给我接风洗尘了。尹大师是非常热情开朗的一个人,一边跟我喝着小酒,一边给我介绍菜谱,都是当地特色名食,味道确实不错!
        酒足饭饱之后,就一起到江油太白棋社看看。因为各地名手的到来,棋社热闹非凡,十几桌彩棋同时开战,可以说是杀声震天!兴致来了,我也上场和"各地名手"小玩了几把,尹大师则是直接挑战苗永鹏特大了.......
        第二天早上,提前半小时到了赛场,见到安保工作人员都已到位,严阵以待。按照规定,进场必须配带参赛证,无证者,将不予放行!每个人进场的时候,保安都会微笑着提醒:您好!请将手机关机或调静音......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我是既紧张又兴奋!毕竟是第一次出来参加大赛,还是非常希望能够棋开得胜,给江东父老长长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8:22 |显示全部楼层
四 赢一盘棋真难啊!
        
         李白故里杯之所以被称为"盛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聚集了不同层次的棋手。全国冠军特大:王天一赵鑫鑫;孙浩宇梁妍婷等男女大师二十多人;蔡佑广赵攀伟等业余顶尖以及各地省冠市冠,东道主地方名手等,可谓是:五湖四海,群英荟萃。组委会在广网发了报道专贴,对赛事进行直播。为了保证网络畅通,组委会安排了两个电信专业人员在现场维护;另外,我还看到一个医务小组在现场全程陪护,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
        6月27日上午9点,比赛正式打响!
        我第一轮后手对德阳名手廖年富。开中阶段感觉都差不多,后面由于时间少了,两人都是手忙脚乱,闹出笑话:先是我白送马;后是廖在基本和定的情况下白送一士,造成败局。从这盘棋可以领悟专业和业余的根本区别——专业临危不乱,气定神闲;业余就是像我们这样手忙脚乱“互送大礼”!
        第二轮 我先手对程龙(开滦煤矿队一级棋士) 布局阶段感觉还扛的住,中残阶段就显示出差距了,最后车被打死大败亏输。棋局结束后,进行了简单的复盘交流,我由衷感叹:你后面走得太精细了,我好多棋都算不到,差距很大!这时贺老师过来了,对程龙说:这位是海南的棋手。程龙友好的微笑,说道:他棋蛮好的,布局下的不错,我都不好下的。——高手就是谦虚!程龙接着指出了我的一些软手…...从赛场出来,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输棋了多少都会有些沮丧,因为有一些收获。

        第三轮我后手对自贡市冠军王强。 为了抢分,双方都是拼了!感觉后面因为红马位置不佳,黑方已经有机会,但因为棋力有限,掌控能力欠佳,临场还是没能走出来,最后激战成和。
         第四轮 我先手对李成之(成都市冠军)。李成之在我面前坐下,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高手!为什么呢?他手里拿着一把扇子,轻轻摇几下,然后合扰,放下,面无表情若无其事的品一口茶……颇有大文豪苏轼所描述的赤壁周郎的几丝神韵了:羽扇纶巾……李教头跟我斗顺炮并避开俗套,我把握机会扩大了先手。本局,我走了两次马四退六咬车,第一次是妙手,谋得一子;第二次则是极度业余的大臭棋!——其实只要车三平五保马,就基本胜定了。李教头顺势进车捉炮,我当时就惊出一身冷汗!心里就嘀咕了:怎么能在这样的大赛展现村手的风采啊?!这样的棋要是下输了回去怎么面见江东父老?!还好我很快调整过来,绞尽脑汁,冷静长考……暂时化解危机之后,我仅剩5分钟,而李还有将近25分,而且还有一种体力透支的感觉……李教头在关键时刻出漏,我抓住机会谋得一子,盘面胜势,不禁感叹:天助我也!……后面出现戏剧的一幕:只需平车将两将占中再帅平中就绝杀了,但却鬼使神差的落到中路?!——当时我就有一个惯性的动作,要继续移动车去将军,李教头立即摆手“哎哎哎”,我立马反应过来了:车碰到棋盘发出响声,就等于是落子生根了,再移动,就是耍赖了!……定了定神,再次冷静,终于拿下!赛后,回忆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不由得感叹:赢一盘棋真难啊!
        第五轮我后手对绵阳市冠军王权。王权与李成之是完全不同的风格,一来就笑容可掬的和我握手-----当然,世界之所以精彩,正是因为人的各不相同。我们这盘棋中盘扭杀异常激烈,过渡之后我走出软手,被王白吃一象,形势顿然告急!但之后王因时间紧迫随手频出,让我瞄准机会兑子简化,谋得和局。
        第六轮我先手对苗永鹏特大。本来是想一鼓作气拿下老苗爆个冷的,但事与愿违,被苗特引入怪阵中竟不知如何应对,虽顽强抵抗,终于还是不支败北。
        刚签好字,赵攀伟的姐姐赵品娜过来了,对我说:"你们海南那个黄瑞刚好厉害啊!何文哲大师都被他杀了!海南不是陈地华最厉害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8:44 |显示全部楼层
五 黄瑞刚是谁?
        
        既然赵品娜提到了,我就必须要说说了,不然大家也不会答应,是吧?
        其实对于黄瑞刚,我是一直持怀疑态度的,但这种怀疑,不是那种一棒子打死绝对不相信的怀疑,而是持保留态度的怀疑------将信将疑,既相信又怀疑。
        早在黄瑞刚获得代表海南参加全运会预赛资格的时候,就已经有棋友提出质疑:地华让三先都杀不开胡的人,怎么能代表海南比赛呢?指的是2016年6月,陈地华在棋社让黄瑞刚三先下彩,连杀三盘,在微信棋友群有追踪报道的,可以说是尽人皆知。黄瑞刚在横空出世之前,没有在海南的比赛中得过任何名次,也没有听说他得过他所在的澄迈县的冠军。不过,海南省象棋协会秘书长王翠珠的说话起了定海神针的作用:"黄瑞刚进步很大,选拔赛他完全是靠自己的实力战胜陈地华刘文斌获得资格的,大家放心,我们的选拔是绝对公正的!让我们祝贺黄瑞刚!希望他能在全运会有出色的发挥,为海南争光!"
         秘书长亲自主持的选拔,并权威辟谣,大家也就打消了疑问。包括我在内,也被感动了:人家都进步那么大了,我要努力啊!这个时候我是相信黄瑞刚是进步上来的,但也有怀疑,因为速度太快!大概相信占6成,怀疑占4成这样。
       黄瑞刚在全运会预赛获得第二名,杀入决赛,并且获得郭莉萍赠予"棋士精神"称号!消息传来,海南棋坛震动!更多的人提出了质疑:这怎么可能?一步登天啊!这个时候,王秘书长又出来辟谣了(这是她的责任):"黄瑞刚确实是进步很大,这次发挥的也是特别好,才取得了这个成绩,
这是我们的骄傲!希望他在决赛中能有更好的发挥!".....黄瑞刚载誉归来,正好第二届永范花海杯启动,组委会点名叫他参赛,但他拒绝了。这么高的水平,为什么放着永范一万元的冠军奖金不拿?这个时候,我的怀疑转为6成了.....其实,大多数的棋友,都是处在将信将疑的状态。相信,首先是因为我们善良的本性,更愿意往好的方面去想;怀疑,是因为确实难以置信。
        后来,因为洞察到一些东西,使我的怀疑成分再度上涨。就是官方的行为,对上级授予的"棋士精神"荣耀大幅渲染报道,从来没有什么象棋比赛有这个待遇啊?!一拍脑门:这不是因为象棋,是因为全运会!------这就让我嗅到了一股味道。什么味道?就是以前放卫星,把亩产放上十万斤的那种味道,浮夸做作的味道。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有一段经典的台词:以前人民群众不相信政府会做坏事,现在人民群众不相信政府会做好事了!为什么不相信?浮夸做作太过了,信任的基石就会崩塌!
        赵品娜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处在37的状态了,3分的相信和多数善良的海南棋友一样,是出于善良的本意。我们真的很希望这是完全真实的,哪怕它是那么的难以置信,但还是愿意用相信去保留这个希望,即便它是渺茫的,也总比没有的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0

好友

101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8 17:49:04 |显示全部楼层
  六 风云突变

        该回来了,赵品娜还在傻傻的等着我回应呢.....
        我该怎么回答她呢?
        从全运会预赛以来,海南棋友群就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大致分为三派:1坚信派 这一派的理论基础是:全运会是最高级的比赛,领导高度关注,一定会有防范措施,是不可能作假,作弊的。所以黄瑞刚一定是真实的水平。2怀疑派  也可以叫务实派主要由那些和黄瑞刚交过手和求实的棋友组成,因为黄所表现的实力等于是说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涨了至少四先棋,真的很难相信!3维护派 这一派认为,外省的可以怀疑黄瑞刚,我们海南自家兄弟就不用怀疑了,应该团结起来,共同维护他,维护好"棋士精神",那是我们的荣耀和骄傲之所在。当然,这几个派别谁都无法说服谁,最后也就同意:静待时间检验!让时间来证明一切。黄瑞刚没有接受海南万宁永范花海杯的检验,而是接受了四川江油李白故里杯的检验。前面已经说过,我对黄瑞刚怀疑的成分上升到7成是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不接受万宁检验和官方作为,但是他既然来江油接受检验,我那3成的相信其实是占了上风的,我和所有善良的海南棋友一样,都希望他能在这里证明自己,只要他做到了,我那7成的怀疑立即就会化为乌有。
        时间太久了,现在都记不来当时具体怎么跟赵品娜说的了,大概的意思是这样:陈地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年轻人进步很快,一盘棋的输赢也正常的.......这些也确实是我的实话。当时我也没有去研究这盘棋,因为我自己输的很不服气,研究自己的都还忙不过来。但海南棋友群那边可就热闹了,对这盘棋反复分析,辩论,派别又产生了......
        第七轮比赛开始之前,裁判长突然以非常严肃的语气宣布:大会已经收到举报,有棋手下出的棋疑似软件,大会非常重视!......希望不要有人抱着侥幸的心理以身试法,我们希望这是一次干净的比赛!"裁判长并没有说出举报者和被举报者,但沉重的语气让人似乎感受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浓郁气氛!
       前6轮,赵攀伟豪取全胜领跑群雄!王天一第5轮败于孙浩宇,黄瑞刚第1轮失利然后五连胜,两人同积10分;第7轮王天一和刘明,程龙和黄瑞刚;第8轮杨辉和王天一,黄瑞刚和许文章。
        到第9轮的时候,王天一的积分形势已经非常不利,如果本轮再不能取胜,甚至会有出不了线的危险!他的对手是:海南黄瑞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请使用中文注册

QQ|手机版|爱下棋论坛 ( 辽ICP备15007173 )

GMT+8, 2020-2-27 15:02 , Processed in 0.1102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